笔神阁,笔趣阁>都市异能>芷凝春露> 第一百六十一章 (回归的第二章)
    时间真的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有些时候你嫌弃它,它便过得无比慢,但有些时候你爱上了它,它便和飞一般。

    这半年的时间对于孟芷凝来说这就是煎熬。

    颜熙翎怕她在院子里面闷坏,还是直接让她去管盐市的账本,让她去万福楼里面带着,一摞摞的账本堆在她的身边,以及好几碟绿豆糕。

    她拿着算盘对着账本深仇大恨般的算着,一大叠账本一个时辰就已经全部整理好了。

    这看的宋管家一愣一愣的,这速度,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她速度虽然快但是正确率可并不敢保证,看过的这些账本还是需要宋管家核对一遍再送去给颜熙翎那里。

    到中午的时候,颜熙翎便从校场回来,亲自把她接回王府烧饭,为了她的方便,特别在院子里面设置了小厨房,可以任由着她烧。

    孟芷凝有以前上学时候的感觉。

    坐在颜熙翎那匹白马的身上,那马对她喷了喷气,表示十分不满。

    颜熙翎的马和他本人的性格一样,傲娇的要死,这马也不是一天两天看她不顺眼了,不过她也并不来管它。

    颜熙翎拍了拍自己马的头忽然道:“你好像还不会骑马?”

    她摇了摇头道:“不会,若没有王爷,妾身恐怕要直接被这马给颠下来了。”

    没错,这马就是看不惯她坐在它身上。

    颜熙翎道:“有空教你吧。”

    说罢便带着她回了王府。

    孟芷凝温婉地笑一笑,伸手搂着他的腰,白马撑开四蹄绝尘而去。

    万福楼里面的人感叹道:“王爷和王妃真幸福啊。”

    &宋管家看着已经远去的白马道,“其实王妃心里很焦虑啊……”

    那人看了看宋管家道:“宋大人你怎么还在这里?”

    宋管家无奈地说道:“很显然,王爷已经忘记了我……”

    孟芷凝的确很焦虑,面对桌子上的千丝肉一点都提不起胃口,颜熙翎已经给她夹了满满的一碗菜。

    她放下筷子道:“妾身吃饱了。”

    颜熙翎悬在空中的筷子也顿了一顿道:“今天的饭菜不合胃口吗?”

    她也不知道怎么说,只是胡乱地点了点头,这几天她整整瘦了一圈,这两年刚刚长起来的一点肉,一下子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这让颜熙翎很心疼。

    但不说别的,他晚上抱着她睡觉的时候都觉得不舒服了好多。

    而且孟芷凝又是有点倔,说不吃就不吃,颜熙翎那她很没有办法。

    他有自己养了一个女儿的赶脚。

    明明是当了妈的人,还是那么的倔强。

    用过了午膳,她稍稍睡了一会儿才去万福楼,那账本又是厚厚一叠叠在桌子上面。

    这些都是宋管家已经核对过的账本,只是给她看看让她打发一下时间,实际上宋管家已经核对完了。

    她揉了揉眼睛,自己茶馆银子的进账虽然多,但是却比不上这海盐的十分之一。

    懒懒地靠在椅子上伸了一个懒腰,她这才打起精神继续看下去。

    只不过有人轻巧地推开了内室的门道:“嫂嫂好兴致。”

    孟芷凝眼睛眯了眯,抬起头就看见那张和颜熙翎酷似的脸,只不过脸上流露出的表情比颜熙翎贱多了。

    颜冉看见她那张瘦了一圈的脸微微愣了愣,不过眼珠子一转道:“几天不见嫂嫂,嫂嫂倒是瘦了不少。”

    孟芷凝放下手里的玉管毛笔道:“有话直说。”

    颜冉玩着门口垂下来的流苏道:“若是没什么话纯粹就是来玩玩的呢?”

    孟芷凝呵呵两声,她才不会相信颜冉没事会来这里。

    &然没有什么事情,那就出去吧。”她脸色平静地说道。

    颜冉迈进了两步道:“皇弟并不在,嫂嫂也无需那么见怪……”

    话还没有说完,从内室的柱梁上跳下来十来个暗卫,手里都拿着刀剑道:“二皇子万王请回吧,王爷有吩咐,您不准踏入这万福楼。”

    颜冉笑了两声道:“皇弟真是大方,身边的几个暗卫全部调到你这里了吧,他还真的是把你碰在了手上,放在了心上。”

    孟芷凝冷着脸从牙缝里面挤出来一句话:“关你屁事。”

    颜冉摇了摇头:“罢了,是我打扰,既然嫂嫂嫌弃我,那就算喽。”他退出了内室,去外面买了二两酒就走了。

    神经病。

    孟芷凝闷哼了一声,然后看着满屋子的暗卫道:“王爷身边现在还有多少暗卫?”

    某个暗卫说道:“王爷身边还有璧穹大人和瑕瑜大人。”

    她挥了挥手:“算了,你们还是去王爷身边吧,我这边有徐羿便已经足够了。”

    &一瞬间,屋子里面的人走的一干二净。

    她这才重新进入状态看着账本。

    但是今天注定是看不下去多少东西的,又看了两页,楼中的小厮又跑来了。

    她很是头大:“又出了什么事情?”

    那小厮道:“王妃,有人上门来闹事情。”

    来万福楼闹事情的并不是一个两个人,毕竟产业大了也有人眼红,总想着来分一杯羹,所以不断有各种地痞流氓过来搞事情,虽然这是王府的楼子,哪又怎么样?怎么不能在大街上杀人?最多也就是把这些人关进衙门关几天,几天之后照样来闹事情。

    来这闹事情也无非分两种,第一种说是这里的东西有问题,吃了身体不舒服啥的。第二种就是纯属没事找事。

    对付第二种比较喜欢,徐羿一人出面赶出去就可以,但是第一种就比较难缠了,要和这些人绕一天左右的功夫。

    孟芷凝掀开帘子看了看外面,果然见着一人带了担架过来,架子上面貌似还躺着一个人的样子。

    &妃,那人说因为吃了这里的东西,他的弟弟吃死了……”那小厮道。

    孟芷凝有些结舌,这理由有些扯啊,他弟弟有多少脆弱啊,来吃一顿饭就能吃死,啊呸,不是,是这里根本没有能致命的东西,怎么莫名其妙的就死了。

    想起自己开着茶馆的时候也因为这种事情,居然还被官府敲诈了,这次竟然遇到了相同的事情,她倒是要看看现在还有没有人要敲诈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