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其他小说>紫薇> 第十七章
    a href="紫薇最新章节">

    紫薇

    云城未央湖

    风云大动,刀光如影随形。

    此时距离赤霄宗黄袍真人施展《大风刀歌》,已有足足一个时辰。

    未央湖上云影变幻,水雾翻腾。

    刺耳的刀剑交击声连绵不绝,恍若江浪触礁之声。偶有剑气刀芒余波坠落,所过之处地裂飞沙,将未央湖左近熙熙攘攘的修士人潮惊的一片纷乱。

    饶是如此,涌向云城未央湖的东域筑基之修,更多了。

    不知何时,天穹阴云汇聚,没有雷光,有的只是一阵阵略带清凉的风。不多时,烟雨淅沥,雾海泛滥。

    云城城门官道上,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几个唿吸便见两人行色匆匆而来,来人略带诧异的望了一眼昔日宾客盈门、而今却门可罗雀的酒楼殿宇,不禁狠狠的瞪了一眼身侧联袂而来的男子。

    &位紫极真人现身又如何?正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要知道师弟你的神念已被金丹斗法余波斩灭三次了”

    身侧男子不可置否,只是拽着他的手更紧了,足下的遁法亦愈发迅疾。

    。。。

    如此情景,在偌大的云城四处上演。

    许多殃及池鱼之修,神魂之念被灭,又毫无怨言、犹若飞蛾扑火般再度疯狂的涌向未央湖。

    而湖面上空人影幢幢,刀光如瀑。

    &兄,以星主的战力,怎会与此人纠缠足足一个时辰之久?”

    说话之人周身被黑袍笼罩,整个面庞隐匿在阴暗之中,看不清面容,只是言语之声,不失爽朗之意。在其身侧,同样有十余黑袍人站定,纷纷昂首望着天际那一场金丹境的斗法。

    法力余波、剑气刀光裹挟风雨倾泻,偶尔将这些人身着的黑袍卷起,便有血红的战甲显露峥嵘。

    这战甲,分明正是云无悲麾下血浮屠之甲胄!

    &兄所言极是,以星主的道业修为,若想要斩此人,不过瞬息尔。”

    玉面书生王伦一身黑袍,迎风猎猎,手中拄着的长剑及地,稳若泰山。头罩遮掩的阴影,将其俊朗的面容隐藏在模煳的黑暗里,没有了昔日羽扇轻摇的风姿,此刻却陡然多了几分肃杀沉稳。

    语落,王伦目露追忆之色。

    许久之前、通天碑之争,他王伦正是伫立未央阁六层,身为清心阁嫡传,看似意气风发,实则宗内人心思动,举步维艰。

    当是时,被宗门诸人逼迫争夺混元丹。几次大战,几经生死;而今仍旧是在这未央湖畔,他王伦却已然是金丹之修、身怀先天杀道剑意,统帅数十万雄兵、而盘踞北地的一方诸侯大员。

    思绪纷飞,王伦紧了紧握着青锋手,对周遭十余人微微颔首,笑道:“观星主剑招,当是入了听云宗之后新得之法。能瞬斩此人却斗了如此之久,星主未尝没有练剑之嫌。且看”

    说着手臂一抬,所指方向恰有一道剑气宣泄,浩浩然直击百余丈坠落重霄,将涟漪点点的未央湖面乍起数丈的浪花。

    &主言之有理,依本尊之见,初时剑气冲霄,余波能瞬斩观战百余人,剑气更能击穿未央湖底;如今外泄的剑气已经锐减九成,偶有余波宣泄,也不过是乍现便息。星主在这剑道上的造诣,愈发深厚了。”

    青松一脸漠然,然而清癯的脸上却是神采奕奕!

    体内血煞之力尽去,昔年所修散修低劣功法尽数换成了贪狼星宫传承,一身修为道业不减反增,短短不到一载功夫,玄天殿太虚两仪归元大阵之中近乎二十载岁月,其修为境界赫然直逼金丹境大圆满。

    而今,他青松更有了元婴之望!

    唯一令他不甚爽快的是,那昔年玄阴金丹大修于禁,亦是精进神速。

    思及此,青松下意识的望了一眼身侧于禁真人,只见此人好整以暇的昂首远眺,平淡的眸中却隐隐酝酿一股杀意。

    果然,青松言语落下不久,于禁微微躬了躬身,然冷笑道:“区区十余通天云路派位一千五百阶的金丹,便敢在这未央湖上围攻星主,当杀!”

    正欲在言时,未央湖上空情形骤然一变!

    狂风烟云之中,云无悲闭目垂首,剑指在身前连连轻点,《混元玄天劲》三百余找剑式,时而拆分时而组合,忽而一剑斜挑将刀影磕飞,忽而又力噼华山绽开重重青光。

    反观那隐匿于狂风青光之中的刀影,在经了一个时辰的鏖战时候,已露颓势!

    &生诡异的剑道外法!”

    赤霄宗金丹隐匿云中,一场鏖战下来,只觉浑身精疲力尽,体内法力也已经是寥寥无几。如此倒也罢了,更令其有胃难受的是没有剑光扫来,磕飞自家刀影之后,便会有异力顺着玄奥的轨迹袭体而来。

    此力吞噬同化法力,所过之处凶横无比,催荡其体内血肉经脉,若非自家金丹不漏之体强横,更有赤霄宗天火炼身,此刻恐怕早已败北了!

    正想着,忽然见极远处云无悲浑身一怔,当即毫不犹豫的一刀挥出。

    与此同时,云无悲耳际亦传来青黛老妖冷淡的声音。

    &夫奉命收清月入贪狼,进入云城秘境之后,却发现此人不知去向,只有一缕气息残留。”

    &月在云城秘境不知去向?”

    云无悲一剑挥开刀影,眉头顿时紧蹙,暗暗忖道:“若想真身出云路,必然要经过云城四面城门。据我所知云城秘境与外间世界并无联通,怎会不知去向?”

    不过已青黛老妖的道业见识,说不知去向,那么想必清月定然是不在云城秘境之内了。

    一念及此,云无悲登时索然无味。

    而经了一个时辰的剑招对敌之后,他对于《混元玄天劲》又有了更深一层的感悟,再拖下去却是毫无意义了。

    想到此处,云无悲眸中精光乍现,浑身气势陡然一变,煞剑倒卷而回,落入其掌中,须臾便有刺目的光辉冲天而起。

    这一刻,隐匿云中的黄袍金丹,蓦然间心神一紧,只觉一股危险无比的气机将他遥遥锁定。这种感知,也只百余年前濒临绝境时候才有过!

    &友且住,本尊认输!”

    体内冰寒方起,这赤霄金丹顿时散去周身云雾,大刀收入刀鞘之中,身形一个倒转,倒飞数百丈。直到此时,方才有暇仔细打量仍旧傲立当空的云无悲。

    眼见此人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观其法力波动仍旧充沛雄浑;反观他自家,虽无狼狈之像,可体内早已是外强中干了。

    苦笑一声,赤霄宗金丹擒着苦涩,遥遥对着云无悲一礼,:“紫极道友法力高强,贫道心服口服。这便退出云路,不再理会赵国之事。”

    语落,眼角余光撇到云无悲眸中那抹杀意仍旧炽烈未消,当即拱手一礼,不理会下方无数筑基的哗然惊愕之声,风驰电掣的略向了云城城门处,消失在了重霄之中。

    直到此时,云城诸修轰然起来。

    对于众多筑基境的修士而言,金丹之争已然是高山仰止。

    那些平日里难得一见且眼高于顶的金丹境真人,哪个不是深居简出,苦心修持。这等金丹只见大战,何其罕见?

    而先前这一场斗法,更可谓是煌煌天威骤降!

    君不见数百修士神念陨灭于斗法余波之中?原本宁和静美的未央湖,此刻可谓是残垣断壁一片狼藉。

    无数面色潮红,目露憧憬之色的筑基人群之中。

    楚天祺紧了紧黑袍,不自觉的轻抚腰间齐眉棍,望着那狼狈而逃的赤霄宗金丹,不禁晒然失笑道:“嘿,这位倒是机敏,弱迟走一步,免不得要身陨此地。”

    失笑声方出,便被淹没在喧杂的声中。

    楚天祺笑着摇了摇头,昂首望去,但见天际云无悲不动声色的朝着自己等人所在微微点了点头,身形款款自重霄飘落。

    就在此时,天穹之中骤然传来一道冷笑之声。

    &极道友,哪里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