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都市小说>修仙进行中>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立宗
    大笔趣小说网 abiqu.

    各宗府的头头脑脑心境里起的惊涛也暂落了下去。道劫与下界的雷劫的另一个不同之处是,谁攻击正在应劫的人或物,双倍甚至更多倍的道劫就会降到攻击之人的身上。

    富贵险中求也不是这样求的,连仙人都不敢轻渡的道劫,一个小小的仙君,仗着有件仙器就敢挑战天道,真是狂妄到蠢死!

    火海中的书册忽地再起了金光,这金光比先前的更胜上许多,把彤红的火海都映成了淡金色。

    来时无声,去时无息,无边无际的大火刹那间消失。

    书册周围的火海消失的则有踪有影,如流云赶月般吸纳进了书册内。

    天火道劫渡过!

    不过又是十息。

    吸纳完火海,书册起了变化,书封上‘天道之术’四字,变成了‘天道之书’。

    这还没完,书册缓缓打开,数行金字浮于上方:

    ——因果簿

    第一录:

    荼白

    赵成瞿

    因果:未结——

    天火再起!

    这回不是无边无际,只有数十人周身起了火,而且,这火有了来处,从这些人体内往外冒出!

    这数十人不在一处,有的是半空中高阶修士,有的在琼秀峰下,有的身处府地内,但有个共通之处,都是灼华上府的人!

    让人惊奇的是,这火只针对特定的这几十人,周围的人安然无恙,哪怕是紧挨着这些人,火也不会过渡到其他人的身上。

    尽管如此,这些人的周围还是瞬间空出一大片。

    着火的人中一人最为有名,正是止水上君。

    已成了止水上君的赵成瞿在天火道劫过去后就反应过来了,书册不是机缘,是陷阱!但他想遁走却做不到了,因为已被书册锁定。

    大火中,赵成瞿连挣扎都显得有气无力,恨声地急呼,“林千蓝!此事与你何干!那桃妖口声说她之物既我之物,为何我不能取来!”

    林千蓝只是看着他,没搭茬。

    在虚界穿行了十三年,实际上她在时光壶加起来修炼了数百年,冥尘与她解除了契约,却让她想到了冥王之书的生死簿,从生死簿得来的灵感,悟出了因果簿。

    因果簿的书页一经成形,她就感应到了天劫,还是个天火道劫,由此想到了对付赵成瞿之计。

    也是天道应充,不然她不可能成功地在因果簿上刻

    


    入这第一录的因果。

    天道的平衡之术。

    赵成瞿已看到了与他一同着火的数十人,痛到极点,恨到声音变了调,“我一人所做之事,又与我后人何干!”

    林千蓝这次回答了,“怪只怪你太贪心,魂契还不够,还要结下血契。”

    低阶修士的精血不值什么,少了一滴很快就能补充回来,到了仙君以上,精血就弥足珍贵,少了一滴想补回来,时间都要以百年为起。到了上君,一滴精血修为要停滞一千年,这是为什么上君的血脉有了传承性,却最多要上两个血脉后人的原因。

    林千蓝是真没想到赵成瞿会把精血打入书册。

    她想杀的只有赵成瞿一人,没看前面的大战打了十息,毁了不少峰头,死的人却不多吗。

    她是来抢地盘的,能少杀人就少杀,玉离宗的弟子都防御到了牙齿,自身防护周全了,出手都以困人为主,这是大战的那十息没造成多少伤亡的主因。

    只要赵成瞿一死,不会有多少府修负隅顽抗,这地盘就夺下来了,真有不服归顺的,杀无赦。

    赵成瞿血脉打入书册,实为打入了因果簿的册页中,被视为以血脉为引来还因果。

    她也没想到赵成瞿暗中已养育了这么多的后人。“荼白因你魂飞魄散,你还她一个血脉断绝,报应不爽。再告诉你一件事,你在云琅界留下的后人,成了荼白的灵仆数千年后也没了延续。”

    赵成瞿恨到极致,“我不信!何来的报应!不是天道,是你——”赵成瞿的声音弱了下去,火中已没了人形。

    天火散去。

    止水上君所在之地,空无一物。

    一个叱咤一方的上君,就这般……轻易地死了?

    众修有多惊骇,就有多惊惧!

    惊骇是对天火起到止水上君死的一系列变故,惊惧则是对林千蓝!

    因为此时,化成半尺大小的书册飞落到了林千蓝手中。

    天道之书的主人是林千蓝!

    没人敢去抢,想抢的也不会现在去抢,李绝府府君就是前例。

    林千蓝道,“这个无主之地,归我玉离宗了。”

    谁有异议?没人。

    原本丌清上府后成了灼华上府的府修没人出声。开玩笑,止水上君都死了,他们谁的实力比得过止水上君?再说,他们都不姓赵,跟随止水上君为的是有个安稳地修炼之所,与止水上君之间的恩义没达到舍命为他报仇的地步。

    那方,林

    


    千蓝话音落,一杆银笔已在府门上方空白的牌楼上挥起毫来,“玉离宗”三字一笔呵成,字字如游云惊龙,气势如虹。

    挥毫完毕,银笔回到了万景呈手中。

    许多修士很想呵上几声,片刻间,弄死了一个上君,抢了一个上府,站着一个妖尊,揣着个准仙器,还低调地挂了个三流宗门的名号,这让其他的三流宗门怎么混?

    算了,还是在心里呵呵好了。

    呵呵。

    林千蓝对二弟子点了下头,一念把天道之书收进体内,迈上了琼秀峰峰巅,面对着对各府各宗的宴台,虚拱了下手,说道,“各位来的都是客,不妨让我玉离宗做个东道,共议未尽之事,如何?”

    一众府君和宗主也想呵呵。

    特别是三流宗府的,他们心里的写照是想甩袖走人,未尽的什么事都不关他们的事,利益也跟他们没多大关系,带来的礼都给了止水上君了,那接下来还要再凑出一份来给玉离宗的贺礼?想想都肉疼。

    但不敢走。

    “好说!”尉章上君大笑了几声,说道,“千蓝宗主盛请,我尉迟府难却,宗主的一杯水酒是少不了的。”他本就做出了站在玉离宗一方的决定,虽没料到玉离宗的底牌这么多,赢得这么容易,但也说明站对了阵营。

    他没忘记,灼华上府可还有一位太上府尊,他相信止水上君向太上府尊求救过,因为在天火道劫起来后,止水上君脸上闪过惊愕之情,虽只一瞬,但被他看在了眼里,止水上君的惊愕不是对天火,而是下意识地看向府内后方。

    只能是止水上君向太上府尊求救无人回应。再回想到林千蓝提及鳌元肉灵芝的自信,那位太上府尊的下落无非是两个,一个早离开了,一是为林千蓝杀了或抓了。

    虽难以置信,他还是倾向于后者。

    如果是这样,那这玉离宗的实力可真是深不可测了。

    还是那句,能立住宗,不代表能守得住,在许多境况不明的情况下,卖玉离宗一个面子于尉迟上府没一点损失。要是玉离宗今后守不住,那不好意思了,尉迟上府该来瓜分利益时一点都不会留手。

    尉章上君这一开头,其他四位上君都一一笑应,他们都跟尉章上君想的差不多。

    五大势力这样了,其他的三流宗门都随波逐了流。

    宾主皆大欢喜。

    大典就这样继续了下去,只不过主位换成了玉离宗。

    “三天后,玉离宗开山门收弟子。”

    这

    


    个消息一宣布,府地内沸腾起来。

    一个开府大典能聚来数百万的修士,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止水上君放出了消息,说大典之后会广招府修,想加入宗府的散修都赶来了。

    本想着止水上君死了,加入宗府的机会就泡汤了,没想到玉离宗也开了山门。

    仪式结束之后,把其他的事交给其他人,林千蓝邀请诸位府君宗主移步议事大殿内。

    林千蓝怎不知这些府君宗主怎么想的?她还有后着,能让这些宗府今后舍不得对玉离宗的下手。

    她再一虚拱手,“我玉离宗备有薄礼,欲赠于各位。”一挥手,身后的空中出现了一个光幕,光幕上显现出一副奇异的画面。

    画面的背景像是虚空,却不是全部黑瞿瞿的一片,在画面的上方的黑色虚空中,一条条流动不止的线条,组合成一片片色彩绚烂的辉光。

    左下方,一只头似龙身似穷奇的庞然大物在虚空中游弋,方向是右下方的一块疑似大陆的轮廓。

    琉令上君轻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说道,“虚空猎场。”

    虚空猎场是对虚空中一方相对安定的实物虚空的叫法,有时也简称虚场。

    头似龙身似穷奇的庞然大物名为琨龙兽,是鸿蒙族的分支,这支鸿蒙族生存在虚空中,被称为虚空兽。

    那块疑似大陆的轮廓,有可能是一处虚空界。

    而那些线条辉光,是天地规则的具现!

    对于他们这些上君来说,于修炼上增益最大的是对天地规则的领悟,只是天地规则看不到摸不着,要自己一点点领悟何其难!

    但有个捷径,就是这些产生于虚空的规则具现,找到自己所修炼大道的规则辉光,吸纳进体内,对规则的领悟就完成了一半。

    没有大乘的修为,很容易迷失在虚空里。虚空无垠大,有了大乘修为,也很难能找到一处实物虚空,所以虚空猎场都掌控在圣宗手上,而且数量很少。

    他们这些没有大乘圣君存在的宗府,想进入一处虚空猎场,都要求上门去,付出不菲的代价。

    现在,事情偏离了他们的想象,玉离宗竟掌控着一处虚空猎场!

    梅画上君仍不敢相信,“是归玉离宗所有?”

    林千蓝道,“此处虚空猎场是我玉离宗找到,自然归我玉离宗所有。通道须再过二十年才能稳定,二十年后,各宗都可派一人进入这处虚空猎场。”

    其实通道已经稳定了,林千蓝这样说,是给玉离宗争取到二

    


    十年从容建宗的时间。

    五位上君都知道,玉离宗这宗门守得住了,谁敢动玉离宗,首先他们五家都不会答应。

    燃武阁小说网 anw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