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法老安慰的同时,萧炎内心不安的感觉越发的明显,总感觉太阳龙会脱链而出一样。

    这锁天链犹如五花大绑般把太阳龙束缚其中,萧炎内心的不安越发强烈的时候,萧炎突然碰到锁天链,旋即内心的不安突然消失无踪。

    这可让萧炎心中一惊,没想到这锁天链还有安神的作用。

    萧炎微微把手伸到锁天链上,轻轻的抓住锁天链,一股每天之意轰然响彻在萧炎的脑海,锁天链似乎对萧炎有些兴趣一般。

    这锁天链本就是惊世之物,自身本就灵性十足,对于这一萧炎倒是没有多大的意外,只是奇怪为什么锁天链这么对自己感兴趣。

    “我要进去了,萧炎子。”

    法老在一旁对萧炎道,然后就拨开龙须向着里面走去。

    “诶。”

    萧炎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法老已经被浓密有长的龙须淹没,消失不见。

    见没有什么意外发生,萧炎继续研究着这个锁天链。

    因为法老已经走进龙须之下,所以炎魂也回到萧炎的身边,为萧炎效劳,正在炎魂回到萧炎身边的一刹那,锁天链竟然开始震动起来。

    震动的频率不大,但是萧炎感受的非常清晰。

    “这锁天链?”

    萧炎疑惑的喃喃自语道。

    锁天链是和太阳龙一个时代的神物,都属于上古神物,对自己这么的“特殊”。萧炎在想,是不是因为日炎铠甲的关系,日炎铠甲也同为上古神物,两者可能有什么联系也不定。

    但是自己的日炎铠甲只是残件,可能对锁天链的吸引力不够,但是依旧能够让锁天链对萧炎有所感应。

    当然,这些都是萧炎自己的猜测罢了。

    不过此刻萧炎的心中有了一丝疯狂的想法,他....想试试把锁天链收为己有!!!

    瞄一眼还在夺取龙鳞的法老,萧炎旋即回头看向手中的锁天链,三色锁天链中,萧炎手中的是红色锁天链,看样子是三条锁天链中最为勐烈的一条。

    萧炎尝试着输入灵力,但是灵力一触碰到锁天链便会石沉大海,消失无踪,无论萧炎怎么尝试都没用。

    “看来灵力对这等神物不起作用。”萧炎喃喃道。

    富贵险中求,这个道理萧炎还是懂的,现在两人所处的坏境本就十分的危险,但是也正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若是萧炎能够把锁天链收为己有,那么对于走出这个密闭空间,绝对是轻而易举。

    这处空间起初看来,萧炎是一窍不通,可现在看来,完全就是上古大能为了封印太阳龙所造出的一处绝壁空间,如此空间,若没有特殊手段,想要出去,难如登天。

    既然灵力无用,那么萧炎便以意志攻之!!

    萧炎的意志本就是惊天般的存在,虽然因为本身修为低下的缘故不能发挥到极致,但是相对于普通人来依旧是恐怖至极,云泥之分。

    当萧炎的意志涌入锁天链中的时候,一股更加霸道无匹,封绝天下的无敌意志瞬间迎上萧炎的意志,开始无尽的打压与吞噬。

    这可让萧炎一惊,这股意志之强简直是萧炎前所未闻的,萧炎根本经不起它的残杀,一下子萧炎便落了下风,眼看就要被完全吞噬,到时候失去意志的萧炎恐怖只能沦为一具没有意识的行尸走肉。

    “炎魂!!”

    萧炎脑海中爆炸般的呐喊道。

    此刻唯一能救萧炎的似乎只有日炎铠甲中的炎魂了,身为同一时代的神物,炎魂对于锁天链肯定会有所了解,这也是萧炎依靠的一个。

    炎魂顺着萧炎的意志,一直冲到锁天链中,此刻的萧炎就像是一个渺的人类,而锁天链就仿佛是一尊巨大的天神,冷冷的看着萧炎,杀意十足。

    不过随着炎魂的到来,萧炎这边瞬间多出一股战斗力,炎魂虽是残件之魂,自身魂体也不完全,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使只是残件,炎魂依旧战力惊天,与对面的锁天链相比,弱不了多少。

    嗯?

    锁天链的意志看着突然出现的炎魂,本来无意识的魂体突然发出声。

    在外界他们无法话,恍若死物,但是在特定的空间中,他们是能够拥有自身意识的,当然也只是简单的意识,那是他们生前的大能主人给予的。

    “老朋友,好久不见了。”炎魂首先开口道。

    看到炎魂似乎和锁天链相识,萧炎问道:“炎魂大将,你们认识?”

    萧炎问了后,炎魂根本没有看他一眼,甚至就像是没有听见萧炎的话一般。

    看到炎魂不理自己,萧炎有些郁闷,自己是炎魂的主人,他不可能不理自己啊,然后萧炎再次走到炎魂前方手舞足蹈的,希望引起炎魂的注意,但是炎魂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过萧炎一眼。

    仿佛萧炎在他的眼里只是一股意志而已。

    安静下来,萧炎不在试图引起炎魂的注意了,炎魂似乎根本看不见自己,对面的锁天链也是本能性的攻击自己而已。

    旋即萧炎不在上前,只是淡淡的在一旁看着炎魂和锁天链。

    “是啊,我都忘记了好久没见了。”锁天链也淡淡道。

    “上次交战,我记得....好像已经可以称唿为上古了,那次交战我们没有分出胜负,这一次...我们继续?”炎魂有些断断续续的,很多记忆他似乎都忘记了。

    锁天链冷冷的看着炎魂,道:“噢?你现在只是残魂,如何与我为敌?我现在出手,岂不是欺负你吗?”

    “欺负我?呵呵,天地间还没有谁敢这么和我话,我炎魂身为上古战魂,何种场面没有见过,就凭你?锁天链?”炎魂听到锁天链嘲笑自己一般的语气,丝毫不让的讥讽道。

    锁天链丝毫不被炎魂激怒,只是淡淡道:“算了吧,你还是找齐你的其他两份残魂再来挑战我吧。”

    其实自己掂量掂量,炎魂知道自己的确干不过锁天链,但是身为上古神物日炎铠甲的尊严让炎魂不能想让,落了面子。

    “的确,我依靠残魂把你赢了的确会让你的脸面挂不住,好吧,那我就找齐我的其他二魂在来和你公平一战,不然以残魂赢下你,你的确难以下台。”炎魂找到个台阶,随即开始无限的挖苦和自大。

    “呵呵,放心,我等着。”相对于炎魂的嚣张跋扈,锁天链则是不骄不躁,平静如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