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我回来了。”

    &来就好。”

    林小晚仿佛压根没看到林子意全白的头发,只是紧紧搂住他。

    差一点,她以为她已经失去了他。

    无数次后悔,那天她就应该死皮赖脸地跟过去,为什么只为了那些害死人的面子,她就停在原地,任他选择。

    还好,他回来了。

    林小晚紧紧搂着他,那种失而复得的欣喜让她一刻都不想放手。

    &晚,霓裳,还有雨彤……”

    刚说出几个字,林子意的嘴巴就被林小晚用手给堵了住。

    林小晚摇头,“我不想听。”

    至少在此刻她不想在他嘴里听到别的女人的名字,就算是这只是个美梦,她也只希望多做一会儿。

    之前那种想法,想着倘若林子意有了别的女人,大方地将他让给别人。这种想法,在经历过几天的短暂分离后,让林小晚深刻认识到,她没那么大方,倘若这个男人真的不再爱她,爱上别人,她也只会竭尽全力地让他再爱上她,尝试后没用,也许她会放过他。

    好吧,以后有机会再说吧,反正也不太重要。

    林子意宠溺笑起来,忽然之间,他明白了林小晚没说出口的想法。

    而那座被叫做梧桐庙的小庙,一向不为人所知。虽然它就那么明明白白地矗立在那儿,却从没人发现过它。

    所以,在有人看到它时,瞬间就吃惊起来。

    &来看啊,这里多了座小庙!”

    最先到达山顶的男孩大叫着仍在后面爬山的伙伴们。

    &怪,上周末我上来时,还没见到这座小庙呢。”

    &又怎样,说不定就是趁着你这周没有上山,新盖起来的呢。”

    &倒也不是不可能。”

    &可能。这里压根没有盖房子的痕迹,而且这种小庙也不可能在一周内就盖成这个样子。”

    最后说话这人一向在他们几人之中有“天才”之名,所以他说出这句话后,几人都观察起来。

    确实不像。

    这座小庙虽然并不大,但外面及庙顶雕刻的花纹,却是他们见都没见过的,那种精美程度就跟他们历史课上,那些淹没在时间洪流里的古迹一样。

    &看,这是莲花。”

    这种栩栩如生,却又笔法细腻的画法,比当今世上最美妙的画家画出来的花朵还要让人感到欣喜,这中间仿佛蕴含着一股生命的力量。

    &从没见过这种画法。”

    说这句话的男生如痴如醉,手指轻轻地那些线条上抚过,温柔地像是在抚摸情人的身体。但却没人怀疑他这句话,因为这几个人里面,如果这个男生说他没见过,那么这个世上可能真的就没有这种画法。

    因为这个男生是他们几人里面最爱画的,并且由于他家庭富裕的原因,这个世上,所有画家,及那些珍贵的画,他都见过,可以说是对各种画法最为精通的人。

    &们过来看,这是什么?”

    什么?还有什么?

    一座小庙而已,能在上面看到这种奇妙的雕刻手法,应该已经是这座小庙的最大功劳了,还能看到什么?

    几个人随着声音走过去,一看到小庙的门,顿时都惊呆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其中一位女生。

    也许是因为这扇红色的门上刻的是个女子,虽然美艳绝伦,但女生对女生总是不如女生对男生的吸引力,异性相吸这句话放在任何时候都适用。

    &美了!这是中国的维纳斯!不!比维纳斯还要美上一百倍!”

    女生惊叹着,看到其中一个男生想要伸手过去时,不由打掉那个男生的手,“你想干什么?”

    这么美的美人,只适合远观,绝对不是他们这些凡夫俗子能碰的。

    男生委屈,“我,我只是想开门而已。”

    男生声音虽然不大,但这一句话却叫醒了沉醉在美人的众人。

    门上的美人在一这瞬间,似乎动了眼珠,原本有着巨大吸引力的美人一下子忽然失却了刚才那种让人不由自主沉醉的魅力,虽然仍然漂亮,但却跟墙上的美人画一样,让他们深深陷入甚至想要把自己的身体也刻到门上的那种感觉消失了。

    &是奇怪!”

    一个男生摸摸自己的脑袋。刚刚他看到这美人画时,恨不能让自己也变成画画在这门上,可此时却没了那种感觉。

    忽然一阵微风吹来。

    没有人推动的门忽然打开来。

    门内,即便他们没有走入,却已经看到星光璀璨。

    从门口望入,门内最多不过十平的空间。

    而等他们站在门内时,忽然发现,再多的感叹词,此时都用不出来。

    如果说门上那个美人让他们有一种沉醉的感觉,那艳丽的面孔,绝妙的身材以及魅惑眼神都无法用语言形容的话,那么眼前这个美人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仙女。

    这才是真正的仙女啊。

    往常那些电视里扮演出的仙女也会让他们时常震撼,可真正看到仙女后,所有的形容词都无法形容出眼前这位真正仙女的面貌。

    &彤。”

    &应该是这个仙女的名字吧。连名字都这么的美。”

    &过,你们不觉得她有些眼熟吗?”这是那个最先提议开门的男生的声音。

    &熟?你见过她吗?仙女就应该生活在天上,像我们也只能看看她们的画像而已。”

    真的好像好像啊,那双眼睛虽然纯真,但里面的魅惑却是一点都不比刚才门上那个女人的少。

    男生一个人低低嘀咕着。他对这个女人不感兴趣,反而对天花板上那星星点点,仿佛真正星空的布置感到惊艳。

    这种无痕迹的,压根就找不出一点人工痕迹的手法,他从来都没见过。

    而星空中的美人,忽然落下一滴美人泪,正好落在男孩的肩头。

    子意,子意,子意。

    深沉的呼唤响在男孩心头,他下意识地回头,正好看到那双漂亮的魅惑的眼睛渐渐变得跟她的身体一样,再没有那种让人恨不能将她搂进怀里的感觉。

    真是奇怪!

    他挠挠头,再度将注意力放在天花板上的星空里。

    与此同时,林子意微微叹口气。

    雨彤走了。

    在那里五十年,即便有再多的力量,也已经与魔门化为一体,而那扇魔门,在将雨彤同化之后,将再不会被打开。

    也许再这千年,魔族再次出现一个与雨彤有着同样血脉的人时,会再次打开。

    而他,此时,只有怅然。

    再次面对雨彤时,他才发现,彼时那种欣喜的感觉,只不过是因为某些方面他与雨彤一样天真而已。

    但能真正吸引他的,却只有林小晚。

    他想过将雨彤救出来,却无力地发现,雨彤不仅仅力量,而她的血肉,也早已化为力量,深深地变成了那扇阻挡魔门大开的结界。

    雨彤并没有怪他。

    她说,她早就知道自己的命运,却总忍不住想要再多得到一点,所以才会找上他,所以才会爱上他。

    &能想我噢!”

    林小晚掰过林子意的脑袋,看向他的眼睛,在那一瞬间,她感觉到林子意的思绪仿佛飘得很远很远。

    林子意微笑着,轻轻将唇印在林小晚的唇上。

    他的所爱。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