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都市小说>美食供应商> 第一千两百三十二章 掩面而走
    这样想着,周达的筷子不停,直接瞄准碗里的红烧肉夹去。

    盘子里的方形红烧肉缺了一块,剩下的还是很完整,边角地方也规规整整的,在周达夹起另一块的时候触动了其他的红烧肉,碗里的肉颤动了一下,就好似一碗抖动的凉粉,胶质满满。

    “唔,好吃。”周达眯着眼赞叹了一句。

    这一口下去,周达还是整个吞的,满满的胶质油脂从红烧肉里溢出,香味缠绕在唇齿之间,让人情不自禁的柔和的脸色。

    “太好吃了。”周达咽下嘴里的肉,然后眯着眼再次夹起一块塞进嘴里吃了起来。

    周达现在不用看就知道这醪糟红烧肉摆放的位置,和刚刚夹过的地方。

    再次入口的红烧肉上面有些醪糟的米粒,按说这米粒经过发酵成为醪糟后吃起来的口感就是干煸而柴的,根本不好吃。

    因为米粒的被浸泡发酵的很软,软的过分,甚至只剩一个米粒的外壳,米粒中间的精华部分早就挥发进了米酒里面,这醪糟自然不好吃。

    以往的厨师会直接把米粒捞出只用醪糟汤汁,但袁州做的醪糟红烧肉上面却有醪糟。

    “没想到这醪糟发酵过还这么好吃,虽然不糯没有嚼劲,但却软软的里面还有丰沛的酒汁,味道实在不错。”周达边吃边赞叹。

    周达这个行为真的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店里这样吃饭的人很多,边吃边摇头晃脑的赞同,并且还吃的飞快。

    是的,在袁州小店吃饭的熟客早就练就了一边吃饭一边字正腔圆的说话,并且还吃的飞快的技能了。

    关键就在这酒汁混合嘴里的红烧肉感觉更加好吃了,清甜毫不腻味的感觉,但肉香味却很浓郁,还有满嘴的油珠珠的感觉,让周达根本停不下自己的筷子。

    不过这次夹的时候,周达发现他盘子里的红烧肉不翼而飞了四块,现在盘子里就剩下两块肉了。

    袁州这一盘子醪糟红烧肉一共就九块,刚刚他自己吃了三块,但现在盘子里就剩两块,可不就是不见了四块。

    “我的肉呢?”周达下意识的看着盘子问道。

    “在我这里。”张焱直接道。

    “会长?”周达转头看去,看张会长正美滋滋的咽下他碗里的红烧肉。

    “你忘记了?说好了我也尝尝的,行了剩下的两块肉就归你了。”张会长大方的说道。

    “好的,那谢谢会长。”周达点头,然后又转回来继续开始吃。

    “好像哪里不对?”周达夹肉的时候下意识的想着,但还没等理出头绪筷子上的肉就全部吸引了他的注意。

    “还是先吃肉。”周达一口塞进嘴里。

    周达细嚼慢咽的吃下最后的两块肉,然后盘子里就只剩下一层汤汁了,这时候有一只手伸过来径直的端走了盘子。

    “会长?”周达顺着手看过去,就看到了张焱一贯严肃的脸。

    “你没点饭,正好我这还剩下半碗饭,但我的菜吃完了,所以就用这点你剩下的汤汁泡饭,不能浪费。”张焱语气清楚的解释了下自己的行为。

    周达看向张焱的小碗,确实里面还有半碗米饭,正好半碗不多不少。

    “好的,会长。”周达想起刚刚醪糟红烧肉的美味,忍住了邀请张焱吃的客套话,点头。

    “嗯。”张焱点头,直接把碗里的饭倒进了刚刚装醪糟红烧肉的盘子里。

    毕竟再怎么倒,那盘子里的汤汁还是会剩下一层,这样做就能最大限度的吃完汤汁。

    盘子里的汤汁呈深琥珀色,晶莹饱满的米粒一倒进去就沾染上了汤汁。

    “哒哒”张焱用筷子快速的翻拌了一下,汤汁就全部裹在了白白的米饭上。

    米饭被琥珀色的汤汁包裹,灯光下还能看到晶莹的油珠珠,看起来格外诱人。

    “香。”张焱暗自吸了口气,这才往嘴里刨饭。

    米饭一入口就让张焱忍不住叹气,太好吃了。

    就好像小时候久久才能吃一次的油汤泡饭,丰富的油珠珠包在米粒上,既有大米的清香又有菜本身的味道。

    但就是吃了美味的汤拌饭,张焱还是没放过周达,剩下的清炖粉蒸肉和另一个菜也没逃过张焱的筷子。

    还好因为年老的关系,张焱并不像乌海那么能吃,剩下的菜他只是浅尝辄止,堪堪吃了三分之一而已。

    等到桌上的盘碗都空了后,周达愣愣的盯了许久,这才微不可见的叹了口气,连头都没抬,也没和张焱打招呼,就那么掩面快步走出了小店。

    “还算不错,知道好坏。”张焱看着周达的背影,满意的点头,然后转头冲袁州道“小袁那我回去了,下次再来。”

    “好的会长,您慢走。”袁州放下手里的菜品,然后点头。

    张焱就这样心满意足的离开的店,离开的时候还不着痕迹的摸了摸肚子,显然今天的晚餐吃得有点多。

    就在这时候一阵香风袭来,袁州就看到殷雅穿着红色衬衣衬和黑色长裤进门了。

    那红色的衬衣衬的殷雅皮肤雪白,头发乌黑,很是好看。

    其实营业期间的袁州小店,哪怕是有人在身上倒了一整瓶香水进门别人也是闻不到的,毕竟系统可是为了怕味道太杂影响食客,早就隔绝了的。

    “今天吃什么。”袁州手垂下,抬头看着殷雅问道。

    “溜猪肝,一碗白饭,还有西瓜汁吗?”殷雅找了个位置坐下,直接点餐。

    “没了,还有桂圆红枣茶。”袁州摇头道。

    “不想喝热的。”殷雅皱了皱眉。

    “还有三天,可以开始喝了。”袁州低声道。

    “什么?”殷雅一下没明白袁州说什么,但一问出口就反应过来袁州说的是生理期的事情。

    因为有过上次的事情,殷雅只是脸色微红就点头“行,就换成那个,就这些。”

    “好的,请稍等。”袁州点头。

    “对了,你最近要出国?”殷雅急急开口道。

    其实殷雅今天没打算来的,不然不会排到这么后面的位置,但听说袁州最近会出国,就没忍住过来问问。

    “毕竟大家都是朋友,要出国过来问问还是很正常的。”殷雅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