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玄幻小说>儒道至圣> 第3000章 鲤鱼
    轰隆隆……

    观天镜徐徐转动,镜心对准方运,外放出一道灰蒙蒙的光芒。

    这灰蒙蒙的光芒超出光的速度,在出现的一刹那,就照在方运身上。

    方运被北方倾斜的灰色光柱笼罩,光柱直径百里。

    众圣看到,灰色光柱之中的时间流动变得缓慢,空间也变得稳固。

    浓郁的祖威在灰色光柱之中荡漾。

    众圣外放一缕神念试探,赫然发现,自己的神念进入的不是直径百里的光柱空间,而是进入一片无穷无尽的虚空之中。

    他们急忙收回神念,无法收回!

    他们急忙推演,惊讶地发现,至少再过三十年,他们的圣念才会回归。

    在他们的视线中,神念在虚空之中仅仅前行了一寸远!

    咫尺天涯,一息百年。

    众圣面露喜色。

    “方运,上路吧。”敖泯面带微笑。

    “本圣其实很喜欢你的诗。”敖赤疆面露惋惜之色,说完,敖赤疆身后清气冲天,一条白色圣念真龙扶摇直上,落在那星火浑天鉴前。

    “请前辈出手!”敖赤疆恭恭敬敬鞠躬,周身圣力宛如金色长江喷涌,进入星火浑天鉴之中。

    星火浑天鉴轻轻一震,开始不断扩张和收缩。

    每一次扩张,便会喷出无数火焰,每一次收缩,外圈就会浮现亿万星辰。

    数次之后,星火浑天鉴的表面浮现数以千计的漩涡状星河。

    这一刻,星火浑天鉴仿佛是宇宙的中心。

    敖赤疆再度一拜,星火浑天鉴周围的火焰继续聚集,空间碎裂,漆黑的虚空蔓延。

    无论是方运还是水族众圣,都置身于被星火浑天鉴烧穿的虚空之中。

    星火浑天鉴还是没动。

    “怎么还不出手?”敖泯有些焦急。

    敖赤疆茫然地看着星火浑天鉴,道:“它……拒绝听我的命令。”

    “什么?”敖泯大吼一声。

    方运长长一叹,道:“雷师在此,尔等为何不拜?”

    轰……

    天地大震,方运身后,浮现一颗无以伦比的星球,这颗星球比太阳都更加巨大,星辰的太空,有一道巨大的圆环。

    “龙城……”

    水族半圣们难以置信地看着龙城投影。

    “怎么可能,即便是龙帝,也无法获得龙城投影……”敖赤疆喃喃自语道。

    “一定是幻觉!一定是幻觉!只有祖龙陛下可得龙城投影!”敖泯道。

    龟峦却低声道:“除了祖龙陛下,雷师陛下也可得龙城投影!”

    敖泯呆在原地,最坏的结果终于发生了。

    敖泯眼中的杀意缓缓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绝望。

    “您……为什么一开始没有全力出手?”敖泯绝望地问道。

    “我说过,是为了检验修炼成果。”

    “不,我不相信。”敖泯道。

    “那么,引蛇出洞呢?”方运微笑着看向敖泯,在强大的祖威与观天镜光之中,迈步向前,不受镜光影响。

    “果然如此……”敖泯的口中,无比苦涩。

    众生愣住了。

    “敖泯,这是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难道是他在控制观天镜与星火浑天鉴?”

    “他自称雷师,是真是假?”

    “到底怎么回事!”

    众圣露出恨不得杀死敖泯的表情。

    敖泯突然轻声一叹,低下头,道:“我……可以重新认识现在的您吗?”

    众圣难以置信地看着敖泯,这个纵横四海的龙圣,这个万界留名的龙圣,这个号称最有能晋升大圣的龙圣,为何如此卑微?

    “迟了。”

    方运说完,星火浑天鉴突然发出一声长鸣。

    一道通天火柱降下,如火焰瀑布,落在南海龙圣敖赤疆的身上。

    “不……”

    敖赤疆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瞬间化为灰烬。

    火柱穿破西海,就要进入海底。

    在这一刻,整座圣元大陆的所有生灵都生出一种天地崩灭的绝望感。

    方运轻轻一抬手,火柱瞬间消失。

    “逃!”那白龙圣突然外放一件宝物,撕裂虚空,就要逃跑。

    其余半圣也全力逃跑。

    “逃不掉的。”

    方运说完,北海之上巨大的观天镜迅速转动,一道煌煌金光扫过每一尊半圣。

    如裁决之剑,掠过西海。

    “这……”

    除却敖泯,所有半圣都被定在原地,随后,身体开始剧烈地退化。

    无论是力量、外形还是种族,都开始退化。

    最后,除了敖泯,所有半圣都化为水中生物。

    敖漠与白龙圣化为半丈长的白色带鱼,敖冽化为三尺长的黑色泥鳅,章苣化为巴掌大的八爪鱼,龟峦化为脸盆大的海龟,贝驰化为巴掌大的扇贝,鲸湖体形最大,化为一头虎鲸。

    它们仿佛还留有记忆,但双目迷茫,连智力都变得低下。

    它们似乎觉察到此地的危险,钻入海水,四散而逃。

    敖泯看着昔日的好友最后落得如此下场,悲愤地大吼一声。

    他们宁可选择战死,也不愿意被剥夺血脉!

    对众圣来说,这是最屈辱的惩罚!

    哪怕举族战死!

    哪怕被炼制成宝物!

    哪怕被大卸八块!

    哪怕……无论如何,他们生前都是半圣!

    而现在,它们只是小小的水中生灵。

    敖泯面部狰狞,怒目圆睁,道:“方运,为何你如此心狠手辣!你看到了吗?即便观天镜也奈何不了我!我本想谈和,但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献祭西海,众生唱诵!”

    敖泯的身后,突然浮现一片白茫茫的海洋,那是由无数水妖组成的众生之力。

    方运嘴角只是微微一翘,让敖泯无法理解的一幕出现了。

    就见敖泯身后亿万水族众生,化为一条长江,涌到方运身后,成为方运众生之力的一部分。

    敖泯面露绝望之色,疯狂地冲向方运,一边冲一边怒吼:“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

    观天镜一直在照射敖泯,但敖泯完全不受影响。

    方运没有后退,只是笑道:“你恐怕不知道,你身体内的至宝,名为勾皇甲。”

    敖泯目光一闪,不为所动,依旧愤怒地冲向方运,哪怕同归于尽都在所不惜。

    “这也是我的。”

    方运一招手,敖泯突然停在原地,接着,一道混混沌沌灰灰白白的神光从敖泯眉心飞出,飞到方运眉心之中。

    “为什么……”

    敖泯挣扎着,颤抖着,惊恐着,愤怒着,在观天镜的照耀下,退化为龙皇,退化为蛟王,退化为鳗妖侯,退化为普通的小鱼妖,最后,沦为一条白色的鲤鱼。

    鲤鱼带着茫然之色跌落到海中,一摆尾鳍,在游动的一刹那,回头看了一眼方运。

    没有谁能看透它在想什么。

    突然,一头虎鲸从水中冲出,一口咬住鲤鱼,高高跃起,一口吞下,又落在海中,游向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