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都市异能>农家仙田> 新书《神农别闹》已上传
    王平安看到这个状况,松了一口气,只要不闹出人命就好。

    不管是谁,杀人总是不好的,更何况这位还是奶奶呢?

    回到桃园门口,顾倾城和许晴已经打完电话,问他发生了什么事,王平安随口回了几句,她们两个也没有过去看热闹的想法。

    宁可去看桃园别墅的装修,也不想去掺和村里家长里短的破事。

    别墅装修已经结尾,正在处理一些细节问题,而庭院装修也同样接近尾声,移植过来的花草,长势良好,没啥可担心的。

    这个庭院设计师很厉害,通过山上流下来的暗泉,在庭院中间搞出一个风水池,养了一些金鱼,让整个院子的花花草草,显得更加生机盎然。

    两边种满了花花草草,也有预留的停车位,地方极为宽敞,如果有必要,可以随时搞出一个篮球场。

    顾倾城对别墅的设计非常满意,嘀咕道:“早知道如此,还盖什么花溪大酒店啊,直接住在这里,岂不是更省事?”

    许晴耳朵尖,听得清清楚楚,顿时紧张起来。

    这是王平安盖的别墅,这是我找人设计的室内装修,你住进来,算什么事?

    不行,必须得防着她,以后下班没事,多花几十分钟车程,也得回到这里住。

    自己设计的房子,凭什么不能住?

    谁敢说闲话?

    反正你说了,我也不听。

    哼!

    此时,花果山公司和绿源水果公司的负责人,正在桃园门口忙活,神农蟠桃称重之后,计算出账目,当场给王平安转了钱。

    王平安现在太缺钱了,恨不得对方一次把桃子全摘完,这样就有钱结算余下的装修款了。

    “王老板,下午我们派车来接普通水果,你安排一下果农,让他们开始采摘吧。”

    “数量和上次一样,我们每家公司只能拉一整车。”

    两家公司的负责人,同样的态度,不愿落后,也不愿吃亏,只履行在合约范围之内的义务。

    “行,我知道了,这就安排。”王平安说完,拿出手机,给父亲王德贵打电话。

    既然父亲是村长,这些恩情,尽量让他布施,自己不需要。

    他需要威望,自己不需要。

    哪个不服,一巴掌抽过去就行了。

    如果还不服,那就两巴掌。

    做人,就是这么简单。

    电话接通,王德贵很高兴,当场表示,名额早就安排好了,就等着水果公司派车来拉呢。

    不过王平安想起黑大娘求情的事情,也不想把事情做绝,让父亲给黑大娘留一点份额,毕竟她们一家也确实不容易。

    王德贵爽快的答应下来,身为村长,连这点权利都没有,那还干个啥?

    午饭的时候,顾倾城和许晴在王平安这里吃的,吃惯了他做的饭菜,外面饭店的饭菜,咋吃都没滋味。

    饭后,顾倾城去忙活中药基地的开荒事宜,许晴回城去忙活明日开工奠基的事情,各有各的忙。

    王平安也不好闲着,做一只咸鱼的滋味虽好,但太阳晒多了,总要翻一翻身,才能更快活。

    不然以后翻身,就要看护士有没有时间了。

    他要去村里看一看水果公司收购普通水果的事情,路过大伯家的时候,正好看到堂兄王佑军,扶着奶奶,匆匆忙忙的跑出大门。

    奶奶嘴里都是血,一边哀嚎,一边吐着带血的唾沫。

    “哎哟,哎哟,要死了……”奶奶一脸无奈的叫嚷着,嗓门都有些沙哑了。

    “这是咋了?”王平安吓了一跳,随口问道。

    “吃饭咬着舌头了,咬得太狠,舌头差点咬断,血流得止不住,得到诊所里止血。”王佑军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扶着奶奶,急急忙忙的跑远了。

    “……”王平安还能说什么,只能说奶奶太倒霉了。

    你说说,好好的一个人,干了啥事,才会倒霉成这样?

    唉,真是可怜啊。

    嘴里的血,像喷泉一样,往外“噗噗”的喷啊,要是收集起来,足够做一盆血豆腐了。

    呃,不对,好像那啥……因为自己给她贴了运气调节符,才变成这样的?

    王平安挠挠头,尴尬的笑了。

    唉,等奶奶变成好人,再也不坑她了。

    汤氏医馆门口,排队看病的人依然有很多,大多都是外来的有钱人,本村或者附近村子里的人,仍是少数。

    奶奶米桂芝这是急诊,汤氏医馆明显不适合,而且她也不认为中医能够快速止血,只好往对面的西医诊所里跑。

    诊所的黄医生,激动得双眼含泪,等了大半天,总算来一个病人了,真不容易啊。

    不管是啥病,也要把她留下来,身为乡村诊所的老板,就是这么自信。

    “哎哟,大娘,你这伤可不轻啊。舌头差点咬掉了,去医院就得缝针,幸好来到我这里,嘴里含上冰块和纱布,输上三瓶水,绝不耽误你晚上吃饭喝汤。”

    黄医生胸脯拍得啪啪响,当场向米桂芝下了保证。

    这下子,米桂芝松了一口气,觉得有希望了,既然医生有这么大的信心,自己怎会没信心?

    “房衣裳,这屎就摆脱你咧……”米桂芝说着,又牵动了舌头上的伤,吐了一带血的唾沫,哼哼唧唧躺在病床上。

    “放心吧大娘,你这伤,我最擅长。”黄医生说着,就开始操作治疗。

    王平安路过诊所门口的时候,停下脚步,往里面瞅了几眼。

    看黄医生的操作,感觉有点悬,别说晚上能吃饭喝汤,能止血都是好的。

    不过他算是看出来了,运气调节符不会要人命,最多只是受伤,随便怎么折腾,都非常安全。

    王平安想到这里,这才放心的去果园,查看两家水果公司收购普通水果的事情。

    这一次的收购量,和上次一样,不管村里怎么安排,他们装满两辆车就行了。

    由于早就安排好,几家果农早早的把水果摘好,分类摆放好,等水果公司的人来了,直接称量装箱就行了。

    所以才下午三点多,已经装满了车,做好清尾工作,就能开车回城了。

    这一回,黑大娘一家的水果也在收购之列,比在镇上卖的价格高多了,她非常高兴,见到王平安出现,远远的迎了上去,努力说着恭维话。

    王平安撇撇嘴,真不想搭理她,心想如果不是把甜甜逼走了,你家多少水果,都能帮你高价销售完。

    至于现在,帮不帮你,完全是看心情。

    两名水果公司的负责人见到王平安,过来打声招呼,便带人开车离开。

    王平安照例询问收购中出现的一些问题,看看大家有什么意见,可以督促水果公司改进。

    而父亲王德贵带着村会计,登记每家果农卖出的水果数量,方便以后安排事务。

    就在这时,王平安的电话响了,是刚刚离开的水果公司负责人打来的。

    “王老板,不好了,有人在村南拦路,说我们抢了他们的水果收购生意,要让我们赔钱,不然就要扣车。”

    “别慌,等我过去。”王平安皱眉,觉得麻烦事来了,镇上那些水果批发商果然按捺不住,要跳出来找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