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 > 其他小说 > 问灵所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故人魂归
    阳牧青的心中并不像表现出来那么轻松。

    强行解除共生术法,就像是将一个人从梦游状态唤醒,也像是给予一个更深度的催眠暗示,除了比这二者要危险千百倍。期间,被施术人、解除术法的人、在术场内的人,都随时可能会被危险波及。

    第一重危险来自共生的鬼魂,如果碰到一个厉害角色势必不肯干休,非要挣个鱼死网破不可,毕竟下场不止灰飞烟灭那么简单,干扰阴阳轮回,将会永堕炼狱,不得安息。

    第二重危险来自未知身份的施术人,对方的法术高明与否无从窥探,而在场唯一能够对抗之人只有他自己,他还得分心照顾另外三个手无缚鸡之力之人。

    这样说来,还不如一开始反对分工合作,请那两个兴致高涨之人去睡一个昼夜颠倒的大觉比较好,但事关许琪瑶的安危,不论是李悬还是看似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慕容曌,都不可能答应坐等消息。

    与其去面对二人由于内心不安制造出的莫名乱子,还不如将二人放在眼皮子底下,给他们找点事情做,好让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慕容曌内心os:阳牧青我知道你是个工作狂,但你不能这么明显地将我和李悬当做包袱甩来甩去,一点职业操守都没有,告诉你,你这么直男癌会注孤生的晓得不,小心我以蒙上心理阴影之名,扣光你三个月工资,哼~)

    祭台设在湖心的一个亭子里,原本非常闲情雅趣的布置经深夜子时的月光一照,显出瘆人的妖异气氛,仿佛置身于聂小倩与宁采臣相遇的若兰古刹。

    倾谈小筑三面环山,树影幢幢,此时好死不死传出號的凄厉叫声,让人不禁头皮发麻。三更时分,雾深露重,不宜锦衣独行,宜聚众狂欢,宜鬼魂出没。

    许琪瑶周身的多余衣物都被一一除去,除了实在不能卸下的,倒不是阳牧青有丁点儿耍流氓的心思,而是越多阻碍,共生的灵魂就越难割离。

    东南西北四个方位上各摆着一根长长的白蜡烛,已垂下不少烛泪,就像被心上人背叛的白衣少女们。

    除此之外,她身上还被阳牧青用丹砂在一些要紧之处画上了复杂而形美的符篆,犹如人体刺绣般美得诡异安静,若从食客的角度来看,则可与岛国的女体盛有得一拼了。

    “阳牧青,你的美术功底真没丢,鉴定完毕。”

    慕容曌突然凑上前来丢下这句话,听得阳牧青心肝儿一颤,心中明白她必有后话。

    “改天得空儿帮我画幅素描呗,裸|体的那种,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