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玄幻小说>霸皇纪>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打扰了
    酒吧里尘烟飞扬,血肉横飞。眼看着已经一片狼藉,大半都变成了废墟。

    酒吧虽然破旧,其实还是有一些装修设计。在石坑星这种地方,已经称得上高端。

    高正阳和夜枭会大战,高正阳毫发无损,身上甚至都没沾染到一点血迹。酒吧却大半都完蛋了。

    尤其是夜枭会的鲁洪最后一击,更是狂暴之极。高正阳虽然把对方当场轰杀,但是,大半冲击力其实都扩散开了。

    除了高正阳坐的位置,吧台的其他地方都被星力崩飞,包括后面摆着酒,都跟着一起崩碎。

    只有酒吧老板所在的位置,还剩下几瓶酒侥幸保存下来。

    高正阳看着傻呆呆的老板,不得不再次提醒他,“倒酒啊,不做生意了?”

    酒吧老板满是是黏糊糊血迹的老脸抽成一团,他解释说:“我刚才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只是……”

    酒吧老板的脸皮虽厚,也不好意思说他刚才是为了帮高正阳。他犹豫了再三,只能诉苦说:“我也是没办法,得罪不起他们。”

    “谁问你这个了?”

    高正阳摆手说:“倒酒吧。”

    酒吧老板也看不出高正阳喜怒,更不敢乱猜。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位脾气可很有点特别。

    来的石坑星以来,就没见他展露过任何能力。他要是早露一手,夜枭会也不敢这么公然过来欺负他。

    这人的深沉,可见一斑。更可怕的是,这人动手绝不留情。

    其实以他的实力,完全没必要把所有人都杀了。但他就是一个不留全部干掉。杀光人后,还能若无其事吟诗喝酒。

    当然,那种顺口溜大白话的诗,酒吧老板实在是不敢恭维。只是,作诗本来就不重要。重要是高正阳的强大实力。

    酒吧老板亲眼目睹战斗过程,却依然判断不出高正阳的实力。至少是顶级白银的层次,甚至有可能是黄金星师。

    关键是高正阳不武装战甲,也没见他用别的武器,赤手空拳就有这样破坏力,非常可怕。

    石坑星的黄金星师屈指可数,总数量不超过十个。当然,石坑星深处有不少强大生命,都达到了黄金层次。

    只计算人类的话,黄金星师比例就是千万分之一。

    据说,联盟时代的黄金神将比例是万亿分之一。只说比例的话,现在人类无疑更强。

    简单的比较,现代的黄金神将虽多,比起联盟时代的神将似乎要差一点。当然,这个时代也没有黄金神将的详细数据,无法做出严谨对比。

    酒吧老板猜测,也许高正阳是一位黄金神将。才能在举手投足间有偌大威能。

    有了这种猜测,酒吧老板对于高正阳自然就更畏惧了。他嘴里解释着,一面还连忙给高正阳倒酒。

    高正阳也不再说话,就静静喝酒。酒吧里播放的唱片机自然早就被打碎了,整个房到处都是飞扬的碎屑,以及刺鼻的血腥气。

    凶手高正阳,却和往常一样,一副散漫又懈怠的样子,懒洋洋的喝着酒。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酒吧老板却看越觉得高正阳可怕。很显然,高正阳根本不觉得杀了这么多人有问题。他更没有愤怒、兴奋之类的情绪。

    就好像随手拍死了几只闹哄哄的苍蝇,如此而已。

    越是如此,越见此人的深沉和冷酷、无情。

    酒吧老板越想越怕,他很担心高正阳喝过就,就随手一枪崩死他。

    总部也没有警察,负责维护日常秩序的就是军人。这些军人按照固定时间进行巡逻。处理重要的案件。

    譬如大规模战斗,死人,都归基地驻军管理。

    其他的小事,由军队下辖的保安队管理。保安队一般都军队退伍士兵,一个个都特别痞,和流氓恶霸也差不了太多。

    一般来说,也没人愿意找他们。

    像酒吧老板这种人,虽然背景深厚,却也要给保安队交管理费。

    大人物也不可能什么小事都管。具体到治安这些方面的小事,酒吧老板还真的只能依靠保安队。

    闹出这么大动静,就算保安队再迟钝,也会派人来看看情况。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酒吧老板反而愈发担心。等保安队来了,他该怎么说。高正阳又会做什么反应?

    高正阳一杯酒慢悠悠的喝完,这才放下酒杯,对酒吧老板说:“夜枭会后面的老大是谁?”

    酒吧老板尽力做出茫然状,他刚想说不知道,高正阳又说:“我厌恶无用的废物,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不能做,活着干什么?”

    酒吧老板脸一下僵住了,他转即跪在地上,“我不敢说啊,不敢说啊,您饶了我吧。”

    高正阳不为所动,淡然说:“要么说出名字,要么你死。自己选吧。”

    跪在地上的酒吧老板迟疑了下,禁不住放声哭起来,他既然不敢反抗,也不敢不说。可说出名字,他还能活么?

    老板左右为难,越想越难过,哭的老泪纵横,特别可怜。

    但他哭来几声,看到高正阳眼神逐渐深沉,就知道再哭就真要死了。他急忙说:“据我所知,夜枭会的老大是罗英。不过,他从不管夜枭会的具体事务,这件事应该和他无关。”

    酒吧老板怕高正阳去找罗英,把他也扯进麻烦,急忙帮着罗英解释。

    “手下做的事情,当然是老大负责了。”

    高正阳不管罗英知道不知道,惹到他就该死。

    老实说,高正阳对于混乱的石坑星很看不上,他只所以不走,一是因为吴真,再就是无处可去。

    曙光星系的其他星球,大体情况都和石坑星差不多。有的星球人口更多,也更发达。但总体水平就在那呢。

    关键是所有人都习惯了这种生活,没人想着团结所有人类,建设更美好生活。

    没有一个人有这样雄心壮志,所有人都热衷和其他人勾心斗角,热衷于争抢权力。

    不得不说,环境限制了所有人的视野,也限制了他们的思想。再聪明的人,也都被星球所局限。

    高正阳精神力漫游范围内,也没有发现第二个人类聚居星域。所以,他决定先在曙光星域待一段时间。

    他也是真的放弃,只是宇宙法则在不断解锁,星力越来越强盛。

    他掌握的转换法则,也需要时间巩固消化。

    这段时间,高正阳可不是无所事事。他大部分时间都用来改造明光飞鳞星甲了。

    高正阳把自己身体改造出黄金星甲,自然就不在需要明光飞鳞星甲。

    大秦帝国毁灭之前,高正阳也拿到了足够多的珍贵材料。只是进入了微型神国宇宙,他所有的时间都用来转化自身的身体。

    现在终于抽出手来,他要对明光飞鳞星甲再次升级。

    那些珍贵材料不用说了,全部融合到明光飞鳞星甲内部。明光飞鳞星甲需要的其他材料,他都可以通过星力转化。

    这种转化消耗虽然大,但高正阳有足够的时间。而且,曙光星域也有很多特殊的材料。

    譬如铸造战甲的活金,其实就是一种很特殊的材料。

    高正阳神游曙光星系,还发现了几种很特殊的感应。这些感应都意味着那里有特殊的存在。其中,就包括了石坑星地底深处。

    精神力量漫游虽然能到数千光年以外,但精神力量其实很容易被各种力量干扰。就像地底深处,各种强烈的干扰,高正阳也只能有一种模糊感应,却无法感应到具体细节。

    这一切,还需要他亲自下去。

    高正阳本想再等一两个月,完成明光飞鳞星甲,再深入地下去探险。没想到有人早看他不顺眼,想要找他麻烦。

    这些完全没有威胁的麻烦,高正阳是不可能被动生出感应的。他也不会主动去扫描周围的人,观察他们。

    对于这里人类的低级生存模式,他已经失去了兴趣。

    不过,夜枭会敢过来嘚瑟,他就要给对方一个深刻无比的教训。也让这个星球上的人类清醒一下。

    高正阳从酒吧老板那得到名字,也不打算为难他。正要离开的时候,保安队到了。

    保安队一群十多个人,穿着的军装也都是油斯麻花的,还都歪戴着帽子,看起来更像是一群毫无纪律的土匪。

    不过这群人都拿着枪,还有拿着威力极大的长枪。

    保安队气势汹汹的冲进了,就看到了满是尸体碎片。一群家伙也都傻了。

    为首的队长愣了一会,才满是怀疑的问酒吧老板:“什么情况?”

    酒吧老板苦着脸,他不敢乱说,偷偷瞄了眼高正阳,想看高正阳怎么说。

    高正阳站起身说:“这群家伙要抢劫酒吧,老板奋起抵抗,把他们都杀了。”

    酒吧老板懵了,这怎么推到他脑袋上了,他可承担不起。但他也不敢反驳。血呼啦的老脸,真是欲哭无泪。

    保安队长却看出不妙,他人是不怎么正经,人却不傻。傻子也干不了保安队长。

    他狐疑的看着高正阳,很想拦住他问个究竟。但犹豫了一下,他终究没开口。这样的人物,他惹不起。

    真问出来,他怎么处理?

    保安队长很明智的选择了装傻,可他手下却有傻子,枪口一指高正阳,“你往哪走,事情没查清楚之前、”

    那家伙话还没说完,保安队长回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抽上去,“他么的什么时候轮到你指手划脚了!”

    那队员被抽的发懵,满脸无辜的看着队长。尽量把人都扣住,没事的也要榨出二两油来,这不是他们的习惯么?

    其他队员也都有点懵,但队长权威很大,又最能打,谁也不敢有异议。

    队长当然的不会解释,他装作看不见高正阳,只对地上的酒吧老板说:“老板,什么情况,你给我讲清楚啊……”

    老板气的都要骂了,这群家伙真是欺软怕硬,不去问高正阳,却来欺负他。他怕高正阳,却不怕这群保安队。

    平时交钱,也是为了减少麻烦。

    看到高正阳走没影了,老板从地上起来,冷然说:“讲你麻痹,我是岳峰岳长官的人,轮得到你们问话么,都他么的滚远点……”

    保安队长被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通,气的老脸发紫。但是,岳峰这个名字,就不是他能招惹的。

    他只能强咽下这口气,转身就走。

    酒吧老板却又说话了:“你们还不能走,保安队不是负责凶杀么,把地上尸体都收拾走。”

    保安队长大怒,转过头狠狠瞪着酒吧老板。酒吧老板也是一肚子怨气,丝毫不让的盯着保安队长,“你想和我斗啊?你想清楚了么?”

    保安队长还是怂了,岳峰一句话就能要他死。他哪敢真和对方斗气。沉默了一下,对手下说:“你们把现场收拾了。”

    说完,保安队长转身出门上了自己的车。

    反重力引擎现在还勉强造的出来,虽然特别粗糙,但用来组装车辆还能凑合用。

    保安队长官不高,但在繁华的三号基地,却是个肥差。他就有自己的反重力浮游车。

    车后面还有敞开的车厢,专门用来拉人拉货。譬如没收了什么东西,就往车厢上一放,特别方便。

    所以,这辆车看着都是各种污渍油渍。

    保安队长气哼哼拉开车门坐进去,就想先开车回家。主要是找他姐夫诉苦。

    他姐夫是基地驻军团长,手握大权,可以称得上是三号基地第一大人物。今天这口气太憋闷了,他要想办法找回场子。

    保安队长才坐好,就发现一旁座位上多了个人。这人其实一直坐在那,只是他刚才根本没注意。

    只看这人俊美到似乎能发光的脸,他就认出了对方:北宸!

    事实上,北宸在三号基地很有名。因为他太有辨识度了。只要见过一次,就会立即记住。而且,再也不会忘。

    刚才保安队长就是认出了北宸,他一直觉得这样特别的人很不好惹。现场又那么的诡异,他很理智的选择了装傻。

    没想到,还是没躲开。

    保安队长沉默了下,才很乖觉的问:“您要去哪,我送您。”

    “去总部。”高正阳对保安队长的乖觉很满意,也没为难他。

    三号基地和总部可是隔着三百多公里。这个距离飞过去到也很快,问题是没必要啊。他又不赶时间。

    从酒吧出来,高正阳就看到了保安队长的飞车。其实这种车性能很差,一次性飞三四百公里,已经是极限了。

    因为飞车使用的星力驱动,又没有星力结晶,基本全靠个人星力催动。这个转化效率,就有点苦逼。

    简单来说,这和骑自行车差不太多。

    保安队长一脸苦色,却没敢吭声抗议,发动飞车飞天而起,笔直向着总部驶去。

    反重力飞车能在天上飞,无视地形上各种问题,这个速度就非常快了。不到一个小时,飞车就到了总部。

    总部自然是戒备森严,保安队长这样的小人物,还没资格随意进出总部。

    还是高正阳露面,说他找岳峰有事,对方通报之后,这才放行。

    飞车在公用车场停下,保安队长就目送高正阳进来总部大楼。

    保安队长急忙凑到警卫身边,满脸紧张的说:“我有重要的事情汇报。刚才进去那人,只怕要对总部不利。”

    警卫一听,也不敢怠慢,急忙向上级报告了此事。

    等高正阳走进岳峰办公室的时候,岳峰已经接到了下面的报告。但他还是接见了高正阳。

    作为黄金星师,岳峰有控制一切的把握。他到是对高正阳的来意很有兴趣。这个人深藏了那么久,这次究竟想要干什么?

    岳峰的办公室也没什么特殊的,办公桌椅也比较陈旧。唯一特殊的地方,就有一面巨大落地窗。

    阳光从落地窗洒进来,让办公室显得明亮而有朝气。

    对于习惯了生活在地下的人类来说,阳光是一种奢侈品。而且,因为地下生活的太久了,人类其实已经不适应强烈的阳光。

    坐在椅子上的岳峰,半身都沐浴在阳光下,看上去金光闪闪,非常刺眼。

    岳峰并没有站起来迎接,他端坐在椅子上微笑说:“我一直觉得你不一般,果然,很不一般。”

    高正阳对于岳峰的称赞的毫不在意,他直接说:“我是过来找罗英的。”

    岳峰还个面带笑容:“罗英是舰队总司令,你找他有什么事?”

    “一点个人的小事。”

    高正阳点点头,“我已经知道他在哪了,告辞。”

    岳峰有点意外,高正阳这是什么意思。

    高正阳又对岳峰说:“出于礼貌我要通知你一声,你们要换一个舰队总司令了!”

    岳峰脸色一变,急忙起身说:“你别冲动!”

    高正阳却没理会岳峰,他侧身进步,人就穿过墙壁来到了隔壁的办公室。

    罗英正坐在那喝茶,看到高正阳气势汹汹闯进来,却还很沉着,他问:“你要喝一杯么?”

    “谢谢,不用了。”

    高正阳微微点头致意,“简单说一下,因为夜枭会惹到了我,所以,你要死。”

    高正阳说完,一掌向着罗英按下去。

    罗英毫不迟疑武装战甲,金光闪耀中,身上已经多了一整套威风的金色战甲。武装战甲的罗英,举剑直刺还击。

    武装战甲后的黄金星师,威能何等恐怖。庞大星力转化的剑势,让隔壁的岳峰都感到了深深不安。

    这一击爆发出来,整个办公楼都要毁掉一半。

    高正阳没避让,一掌下去正拍在剑刃上。剑刃无声的节节崩碎,高正阳掌力长驱直入,直轰在罗英脸上。

    罗英当即化作一到金光倒射出去,一直飞到数百米外的大峡谷上空,才轰的一声炸成漫天血光。

    隔壁的岳峰目瞪口呆,一个和他并肩的强者,就这么被高正阳一掌拍死了!

    高正阳对岳峰礼貌的点点头:“打扰了,有空请你喝酒。再见。”

    岳峰目送高正阳从容迈步远去,嘴唇哆嗦了半天,却始终一个字没能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