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玄幻穿越>霸皇纪> 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搞定
    “杀!”

    程清韵驾驭的神圣骑士,低喝一声猛然出击。她起手就是冲锋技能。

    神圣骑士的冲锋技能,能进能退,能攻能守,是神圣骑士最根本最重要的技能。

    对于星师来说,因为星力、精神力量的限制,星甲技能都是有限的,施展星甲技能的时机非常重要。

    一般来说,绝对没有一照面就用冲锋技能的。何况,海盗人多势众,虽然才被杀死一个鬼刃,对于海盗来说却不算问题。他们人多的是。

    程清韵的冲锋,出乎了所有海盗预料。就像高正阳计算的一样,为首的那个神圣骑士第一时间释放了星力护罩,全力做好防护。

    这种心理变化其实非常简单,才死了一个同伴,自然要多几分谨慎小心。再者,他们人多势众,无需激进。只要挺过这波攻势,众人一拥而上压也压死对方了。

    神圣骑士的保守策略,让程清韵信心大增。她举着圆盾才神圣骑士身旁掠过,一下撞在一具长弓三型星甲上。

    长弓三型的星甲还在那举着弓准备放箭呢,结果箭还没出手,驾驶舱就被圆盾拍中。轰然巨响中,驾驶舱向内塌陷,恐怖的冲击力把星师当场震死。

    星师死了,长弓三型受到的几十吨冲击力却还没宣泄出去。整具星甲向后飞射出去,把后面一连串星甲都撞的踉跄后退。

    主通道太窄了,其他星甲就算是想躲都无处可躲。倒飞的长弓三型星甲,引发了一片混乱。

    程清韵一记重击,十字剑刃连斩,把身前三具青铜星甲的胸口都狠狠斩了一剑。白银星甲的性能可比青铜高太多了,重击加持的斩击威力更是可怕。

    三具青铜星甲的胸口几乎完全断裂开,一道道血线中里面迸溅出来。

    程清韵没有去关注里面的星师,这样斩击星甲都承受不住,星师必死。她也突然理解了高正阳刚才说的那句话:“没有斩击的剑是没有灵魂的!”

    的确,剑刃适合刺击,但挥舞斩击的那种强力释放感觉,却是其他任何招式无法相比的。一剑下去把星甲和星师斩成两段,那种凌厉锋锐的感觉,更是无法言表。

    更重要的是,剑刃挥斩更容易发力,笼罩范围更大。

    这些念头在程清韵心里一闪而过,斩击的十字剑刃顺势一记突刺,又贯穿了一具战虎星甲。

    杀的兴起的程清韵,发现后排的星甲已经乱成一团,趁势杀过去,至少还能再解决四五具星甲。

    “退。”高正阳的声音突然响起,提醒着程清韵后退。

    其实因为通讯画面的略微延迟,以及程清韵突击的高速,在程清韵突击出去的同时,高正阳就已经说话了。

    一个字就已经足够让程清韵冷静下来,她毫不迟疑转身挥剑,向着神圣骑士斩过去。

    这名神圣骑士才催发了星力护罩,眼睁睁看着程清韵屠戮同伴,却无力制止。而且,还有童颖控制的飞弓星甲牵制。

    神圣骑士自觉来不及保护同伴,就像学着程清韵冲过去解决童颖。但是,他又怕被程清韵返身回来围攻。

    一个犹豫,程清韵已经返身回来。重击的技能依然还在,程清韵挥盾和对方神圣骑士连续硬拼三下。

    这个神圣骑士精神比程清韵强,技巧上却差的太多了。程清韵跟着高正阳学习后,战技已经达到非常强的水平。

    要不然,也轮不到她称霸猎户军校,无人能敌!

    圆盾对轰的时候,神圣骑士就用错了力,盾牌被带歪,童颖一箭过来正射在胸甲上,箭锋贯穿外甲后,却没能贯穿驾驶舱。

    童颖毕竟只是青铜星师,驾驭白银级别飞弓星甲还有点吃力。更因为要追求精度,力量上就差的更远了。

    神圣骑士虽然没受伤,却吓了一大跳。手上就更慢了一拍,程清韵抓住机会,一剑穿刺破甲,解决了这名星师。

    一个照面就死了六名星师,程清韵和童颖的强大战斗力,也让其他海盗有点怕了。他们都以为对方只是小白兔,没想到却是猛虎。

    这样的反差,让众多海盗都有点懵。关键又不能杀死对方,就没人愿意奋勇冲前了。杀人和抓活的,这难度差了十倍不止。

    “退到下一层游击。再打开下一层继续退。”

    高正阳虽然和众多海盗星师大战,却还有余力关注童颖她们。看到初战得利,立即让她们退走。

    要是他在场,当然可以挥剑直进,把对方杀的崩溃。但是程清韵和童颖都太年轻了,对方那么多人,他也无法预料所有人的反应。

    这种情况下,最重要不是杀多少敌人,而是不犯错。因为他们的容错率太低了。一个错误,就能让所有人全军覆没。

    高正阳叮嘱说:“你们再坚持二十分钟。”

    童颖忍不住问:“你那面什么情况啊?”

    “势如破竹。”

    高正阳说这句话的同时,避开了三支激射箭矢,和两个神圣骑士左右交错的重击。

    后方冲过来的一具金盾星甲直接举着重盾撞过来。空间太小了,被高正阳避开的三支箭矢直接射在重盾上。

    但对于冲锋的金盾星甲来说,三支箭矢没有威胁。直接就在重盾前粉碎。只要他能撞到明光飞鳞星甲,他有把握把对方身上所有鳞片都轰掉。

    可惜,金盾星甲这样迟钝的重型星甲,是没机会挨到高正阳的。双方在速度、反应、意识等层面差的有十亿光年那么远。

    重盾轰击到的时候,高正阳驾驭明光飞鳞星甲向下一滑,就如同一条游鱼般从金盾星甲的盾牌和双腿间滑过。

    明光飞鳞星甲手里的剑没闲着,滑过的时候向上疾刺,剑刃从金盾星甲裆部穿入,把星师刺杀。

    突然间的变化,超出了所有星师预料。虽然见识过高正阳的强大,但如此精妙细腻又诡异的变化,让高正阳变成了一道无可捕捉的幻影。

    高正阳一剑解决了金盾星师,顺势在地面又滑过十余米,斩断了至少七条星甲的大腿。

    星甲没有大腿不会死,却会失去平衡。围过来的五具星甲都是身体一歪。这些白银星甲都是中型或者重型,重量最低都是四五千公斤。

    这么多沉重大家伙失去平衡,那情况就非常糟糕了。

    星甲身上是有自平衡系统,但根本还是要让星师来掌控。星师是可以单腿站立,但对他们来说却太不习惯了。

    高正阳可没客气,双剑分合斩击。剑刃闪耀银色剑光几乎练成一片,五具星甲同时中剑。

    等到剑光消散,五具星甲一起断裂崩碎,血水迸溅的到处都是。只有银光闪闪的明光飞鳞星甲,滴血不沾。站在一群残破星甲中间,优雅的如同一个走秀明星。

    剩下的两名神圣骑士和对面飞弓星甲,都吓的快尿了。飞弓星甲不管别人,径直向后退走。

    双方交战不过十几秒的是时间,他们一方却已经死了七名白银星师。

    飞弓星师其实知道对方是在调整气息和精神,但他还是要先拉开安全距离。没看到那两个神圣骑士都在后退么。

    至于其他青铜星师,其实大半都跟不上战斗的节奏。等他们发现自己一方连死六名星师,高正阳已经完成了调整。

    高正阳可以一直狂杀,破军和贪狼足以支撑他的星力消耗,他的精神力量也能支撑。但是没必要,星甲和他都一样,需要节奏和调整。

    一直埋头狂干,那是毛头小子。老司机好歹懂得九浅一深。不同的变化,就是节奏。有了自己节奏,就能掌控战斗。

    “上,一起上,不要给他任何空间。”飞弓星甲指挥着青铜星师们冲锋,给高正阳制造更多的压力。

    一群青铜星师虽然害怕,却不敢不上。十多具星甲一窝蜂向着高正阳冲过去。后面的飞弓星师张开长弓,准备攻击。

    其他两名神圣骑士也左右拉开,准备找机会突击高正阳。十多名青铜星师冲锋,那也不是白银星师能正面硬抗的。

    高正阳肯定要躲避游走,只要被他们抓到一点机会,打乱高正阳节奏,就能弄死他。

    高正阳却根本没避让,迎着一群青铜星甲他直接冲过去。让过一根长枪刺击,高正阳挥剑斜斩,把对方连枪带星甲,一切斩裂成两段。

    趁着斩击之势,高正阳再次转身挥剑,又一具星甲被斜斩成两片。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其他青铜星甲还来不及多想,都还在本能的围攻高正阳。试图抓住那银色身影,给他狠狠来一下。

    高正阳也不躲避,只凭着步法转移方位,迈出一步,就斩裂一具星甲。他绕了小半圈走了十七步,地上就多了三十四截断裂星甲。

    在旁边寻找机会的三名白银星师,都没找到什么机会。只有飞弓星师射了七箭,却连高正阳边都没碰到。

    “快来人啊!”驾驭飞弓星甲的肖云,他也有点崩溃了,战舰上的星师已经被对方杀了大半,对方却还毫发无损。

    肖云已经完全失去信心,他一辈子都没见过这样强大到恐怖的星师。对方难道是一位黄金星师?

    以肖云的想象力,只能推测对方是黄金星师。

    当然,肖云也只是想想。如果是黄金神将,一击就能轰碎战舰。哪里用这么麻烦。

    幸运的是增援星师都赶到了,足有四十多名星师,从前后的门涌进大厅,把高正阳围在中间。

    肖云实在是怕了:“上,快杀了他,不惜一切代价!”

    作为参谋长,肖云在战舰上还是很有威望的。他下达命令后,其他星师立即围上。

    “都到齐了吧?”

    高正阳在看出的肖云在发号施令,他故意不杀,就是等着对方调集人手。

    如果过早击杀首脑,其他星师四散逃走,谁知道他们会干什么。

    高正阳也不用对方回答,直接挥剑就上。群战是很麻烦,但他决定要杀光对方,就无需顾忌了。

    一个飞虎星甲催发星甲技能斩击,长刀如雷霆般斩落。白银星甲的技能非常强力,在这种封闭空间里施展,更见威势。

    这名飞虎星甲知道高正阳的厉害,见面就直接用最强技能。他也很有信心,高正阳必退。飞虎星甲可比明光飞鳞星甲强多了。

    正面对拼,明光飞鳞星甲绝对挡不住他一刀。

    飞虎星师很强,也很有自信。但他的判断基础就错了。

    高正阳为了迅速解决战斗,根本没退,左手剑化作一轮圆满神月。

    精神力量、星力、星甲的所有性能,都被绝世无双神月剑统合起来。这也是高正阳根据星力宇宙的法则,重新调整了神月剑,使之更符合星力宇宙。

    神月剑的剑弧,轻易荡开飞虎星甲长刀,剑光把飞虎星甲齐胸斩断。

    高正阳右手剑也施展神月剑,圆满剑光把四面八方攻击全部斩断。

    剑、枪、斧、盾,不论什么武器,只要和剑刃碰到就会断裂。

    高正阳斩杀飞虎星师后,剑刃一转,斩在一侧了战虎星甲上。

    剑过,甲断,人亡。

    一轮又一轮神月剑光在大厅闪耀,一具具星甲断裂破碎,一名名星师应剑而死。

    剑光所指,没有任何人能挡一剑,也没有人能逃得一死。

    肖云开始的时候还在开弓射箭,从一旁协助攻击。但他很快就陷入了绝望。

    对方的剑无坚不摧,挡者必死。自己一方的星甲,却如同纸糊的一般,不堪一击。

    “太可怕了,要立即就走……”

    趁着双方还在大战,肖云转身仓惶逃走。他一直逃到指挥室,“舰长,我们必须立即就走。”

    韩恩民也满脸虚汗,他通过监控看到了惨烈战场。非常惨烈的单方面屠杀。

    星师是最强常规战斗单位,尤其是在封闭空间内,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抵抗星师。所以,星师才成为最高阶层。

    “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星师,怎么可能!”

    韩恩民无力的喃喃自语,一百多名星师都挡不住对方,他完全想不到如何抵抗对方,心里一片绝望。

    肖云想了下说:“他应该是北宸,和程清韵、童颖是情人关系。我们只要抓到程清韵和童颖,就能制住他。”

    韩恩民-破口大骂,“一群废物,他们现在还没抓住人。”

    “那就这样,我们把主炮对准飞船,只要他进来就让他投降,不投降就一炮轰死所有人。我们就算死了也要拉个垫背的!”

    肖云凶狠的说。

    韩恩民眼睛一亮,这个主意太好了。就算高正阳不在乎别人死活,也要在乎自己的情人。退一万步说,对方真要不管不顾,那就同归于尽。“战车号,立即准备主炮……”

    战舰的操控当然很复杂,但有光脑在,对于人力的需求降到低点。只要光脑不坏,韩恩民就能通过光脑控制舰载武器。

    当然,战舰上士兵还是非常重要的。光脑虽然好,却也容易出问题。而且战争涉及到层层面面,都需要人去掌控,而不能交给光脑。

    韩恩民话没说完,就听轰的一声巨响,防护舱门多了个大洞。一道银色幻影直冲进来。韩恩民吓尿了,急忙举起手

    躲在飞弓星甲的肖云,第一反应居然屈膝跪地投降。

    高正阳问都没问,直接一剑斩过去,把还没完成跪下动作的飞弓星甲斩成两截。

    飞弓星甲慢慢跪地后,上半截无声滑落,血一下就涌出来。浓烈的血腥气,在指挥室内飘散。

    韩恩民吓的腿都软了,脸上肥肉一直都哆嗦,“别杀我,别杀我,什么都可以商量。”

    “你是舰长吧,锁死主控光脑。”

    高正阳没时间和韩恩民扯淡,直接下达命令。

    韩恩民脸上肥肉抖的更厉害了,锁死主控光脑容易,可锁死之后就只有他能启动了。这艘庞大战舰,没有主控光脑是玩不转的。

    尤其是舰载主炮,没有光脑提供各种数据,人工操控根本就就打不到目标。

    “立即执行我的命令。”

    高正阳不和韩恩民讲道理,也不讲条件,直接用心灵力量施压。

    心灵力量当然不是万能的,但对付韩恩民这种心灵腐化堕落的家伙,易如反掌。

    韩恩民的理智被巨大恐惧压倒,他哆哆嗦嗦的说:“战车号,锁死主控光脑,禁止所有权限级别操控。”

    “是否确定锁死命令,请重复?”事关重大,主控光脑当然要问清楚。

    “重复,锁死主控光脑,禁止所有权限级别操控。使用个人身份信息验证,使用精神力波验证……”

    韩恩民履行了所有认证程序,关闭了主控光脑。战舰上的其他人都没办法再操控光脑,也就失去了对战舰的控制权。

    “把你的人都叫回来。”

    有韩恩民在,高正阳当然没必要再跑回飞船打架,把星师都叫回来就可以了。

    “独眼,带人立即回来。立即回来。”韩恩民毫不迟疑给独眼下达了命令。

    独眼却有些迟疑:“我们已经把她们堵住了,再有十分钟就能拿下。”

    “我命令你们立即回来,立即,明白么!”

    韩恩民没有解释什么,他也不必对下属解释,只是语气更加的严厉。

    独眼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但韩恩民这么严厉的军令,他可没胆子违抗。无奈之下,只能带着所有星师撤离。

    “他们走了?”程清韵看到海盗星师们撤离,非常的惊讶。她们已经被逼在角落,已经没地方逃了,再战斗下去就只能拼命了!

    对方眼看快的手了,居然就这么走了,真是太让人惊讶了。

    童颖在这方面比程清韵反应快多了,她对高正阳大叫说:“老北,你搞定对方了?”

    “嗯。”高正阳很含蓄又谦虚的轻轻应了声。

    童颖死里逃生,欢喜的大叫起来:“我要给你生崽子,现在就制造!”

    “呃,”

    高正阳想了下说:“其实,你现在只需要大声称颂赞美就行了。”

    “老北六六六……”

    “老北帅帅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