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玄幻穿越>霸皇纪> 第1296章 正好
    铁甲星考核出了大事,但所有人都被强制签订了保密协议。

    个人的不满,小小的家族势力,军部是联盟最强势的权力部门,飞马城谁敢和军方嘚瑟。

    对于有几百万人的飞马大学来说,少了二三十名学生根本不算什么。尤其是这些学生都面临毕业,不再学校出现也很正常。

    虽然有些聪明人看出不对,但他们才在网上发了质疑的帖子,就被军方的人找上们。于是,所有不和谐的声音全部消失。

    铁甲星考核成绩也照常发布出来,北宸的名字名列第一,程清韵、白铁军位列第二第三。管文韬第四。

    至于其他人,都榜上无名。按照学校给出的说法,其他人成绩不达标,无法进入名单。

    北宸这个名字,在飞马大学里又火了一次。但有校方的管控引导,这股热潮很快就过去了。不到一周的时间,几乎所有人都忘了铁甲星考核这件事。

    作为当事人之一的陈冠英,却无法忘了这些。他处心积虑的计算北宸,却没想到飞来横祸,居然遇到了大秦帝国来的间谍。

    陈冠英当时正在侦查地形,准备找个隐蔽地方暗下杀手弄死高正阳。大秦帝国的两个白银星师,冒充友军接近。

    心虚的陈冠英当场阻止,结果,就被打成重伤。两个很铁杆的跟班也被打死了。到是景顺比较机灵,当即投降捡回来一条命。

    陈冠英和景顺都是事后被铁甲军校的星师所救,根本就不知发生了什么。被迫签订了保密协议后,他和景顺就更不敢多问了。

    回到飞马城,陈冠英才和家里说了这件事。杨家在飞马城颇有势力,若论权势其实还要比童家略强,比起老程家到是略逊一筹。

    陈冠英本以为事情很容易解决。至少能搞清楚情况,顺便把那个北宸也搞掉。没想到的是,他遭到了父亲陈瑞的严厉训斥。

    陈冠英的父亲陈瑞,也是现在的陈家家主。作为白银三星星师,陈瑞战斗水平很一般,却特别会做人,也擅长经营。

    这二十年来,陈家势力大增。尤其是陈冠雄屡立战功,担任了飞马星第三师的参谋长,陈家更是水涨船高,声势大盛。

    陈冠英借着大哥的威风,也是顺风顺水,没遇到过什么挫折。没想到在高正阳这里,却连续的栽跟头。

    陈冠英很清楚,他能这么威风,不是他多厉害,而是家族一直在保着他。所以,父亲的严厉责骂他只能老实受着。但是,他心里可并不服气。

    对陈冠英来说,高正阳简直就是克星。没有遇到高正阳之前,他二十四年来都过的那么舒心。遇到高正阳之后,就诸事不顺。

    这一次他做了周密计划,却遇到了大秦帝国间谍搅局。投入的二百万星币都打了水漂不说,他都被打成重伤。

    要不是铁甲军校的人来的快,他没准就死了。

    所有是愤怒痛苦,都要有一个出口。

    有个哲人说的好:愤怒不得宣泄,只能酝酿出更深的愤怒。

    陈冠军决定按照哲人的指导,尽快宣泄自己的愤怒。宣泄的目标,毫无疑问就是高正阳。

    到了这一步,他和高正阳之间已经不是争风吃醋,而是深仇大恨。只有解决对方,他才能宣泄,他的霉运才会终结。

    飞马城内到处都是监控,连吹过来的风都是被光脑操控的。个人智能终端绑定着个人一切信息。

    如果权限足够的话,可以通过光脑监控人的所有行为。光脑通过种种数据,甚至比你自己好要了解你。

    当然,这种监控也必然要受到各种方式的屏蔽。谁也不愿意所有活动都受光脑监控。有点势力的家族,都会有办法屏蔽光脑的监控。

    事实上,光脑就是无法监控星力。任何星力一旦经过转化释放,光脑就再无法监控。奇妙的是,星网却并不会被星力影响。

    正因为如此,星师才能高高在场。所有公民的一切活动都在他们掌控之中。平民们再怎么折腾,都对星师的统治没有实质威胁。

    陈冠英也懂得用星力屏蔽光脑的技巧,他甚至有专门的干扰器。不过,在光脑操控的飞马城中想搞事情,光屏蔽自己是没用的。

    不过,再光明的地方也有阴影。

    飞马城有一个叫夜墟的地方,就能完全屏蔽光脑扫描。包括个人终端,只能连接星网,光脑却无法收集到任何数据。

    在夜墟里杀人放火,都不会被光脑记录。当然,夜墟里有人维护秩序。并不是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

    那样混乱的夜墟,也没有存在的意义。毕竟真正的疯子不多。

    夜墟主要是从事各种非法交易。譬如各种星甲配件,精神力量修炼秘法,甚至还有异族的女奴等等。

    当然,里面少不了赌场、妓院。包括地下格斗场等等。

    总之,夜墟听起来不大,却是个能容纳五十万人的小型城市。里面有各种各样的人,各种各样的货,各种各样的故事。

    这样一个位于法律空隙的地方能够存在,背后自然有很多强力人士支持。至少在飞马星域,夜墟背景强的让人咋舌。

    事实上,夜墟应该是飞马星域最大的地下交易市场。这里每年的交易量,应该是一个天文数字。

    陈冠英也是跟着他哥陈冠雄,才有机会见识了夜墟的繁华。他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光鲜的飞马城阴影里,也存在着这样肮脏和血腥。

    从那以后,陈冠英就迷恋上了夜墟。也许,他天生就适合黑暗。他在那里玩过众多异族美女,也曾一掷千金的豪赌过,甚至还亲手杀过几个人。

    正因为这种历练,陈冠英才有胆子杀高正阳。

    现在,陈冠英就要想办法把高正阳骗到夜墟去。只要到了那里,小小的青铜星师还不是任他摆弄。

    陈冠英甚至都想好了,随便杀死高正阳太便宜了。他要把高正阳卖到地下格斗场,把他所有价值都压榨出来。

    不过,如何把高正阳弄到夜墟却是个问题。

    这几天他一直都在偷偷关注高正阳,甚至派了人跟踪高正阳。

    高正阳的活动非常规律,平时就是待在宿舍里。偶尔离开学校,那也是陪着童颖。

    陈冠英胆子再大,也不敢在飞马大学乱来。但他也没胆子动童颖。

    童家的实力虽然不如陈家,但随便对童颖动手就破坏了规矩。破坏了星师之间的基本信任。

    对另一个世家的星师暗下杀手,什么理由都不行。因为理由总是无穷无尽,想杀人还怕找不到理由。

    一旦开了这个口子,谁想杀人就动手,那大家还怎么愉快玩耍。所以,飞马城的星师世家之间,彼此都有着严格约定。

    不论有什么问题,都不能私下动手。

    当然,这也是联盟多年没有战争,星师都是去了锐气。大家都习惯了有什么事情坐下了商量。

    那种动辄喊打喊杀的家伙,嗯,都被灭掉了。对于喜欢和平的星师来说,喜欢战斗的家伙都是不安定因素。

    陈冠英也正是去过几次夜墟,自觉已经学会了黑暗和冷酷,这才总想着彻底消灭高正阳。

    他坐在房间里想了很久,也没想到什么好办法。

    只好把死党景顺叫来,两人一起商量。

    景顺到是搞阴谋的好手,很快就想到了办法。他说高正阳是乡下来的,又是孤儿,还泡了童颖这种富家小姐。

    可以肯定的是,高正阳必然缺钱。

    他们完全可以找高正阳赌斗星甲,高正阳那么自信,必定答应。到时候,就把高正阳直接骗到夜墟。

    甚至可以真的安排高正阳上地下格斗场,他们都可以在高正阳身上下注赢钱。等赢了几场,再把高正阳弄死。

    当然,这里面就有许多细节处理好。地下格斗场毕竟不是陈家开的,陈冠英虽然认识那里的人,想要办成事情也要先做好沟通。

    陈冠英大喜,这办法可操作性就很高了。关键是还能从中赚钱,弥补亏空。可以称得上大大的妙计!

    至于他们两个需要出面,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反正光脑扫描不到数据,等有人查过来他们一口否认就行了。

    联盟的法律就是要有切实证据,才能定罪。

    陈冠英迫不及待的就想动手,却被景顺劝住了。景顺让陈冠英先好好修养。

    现在的医疗虽然先进,可身体才受了重伤,至少也要一两个月才能完全稳定下来。趁着这段时间,他们先把各种事情安排好。

    陈冠英虽然心急报仇,却并不是鲁莽无脑。他觉得景顺想的很周到。这毕竟是件大事,还是要把细节都处理好。

    很快就到了飞马大学开学的日子,高正阳作为新生代表,在几百万师生面前登台讲话。

    对于新生来说,这可以说的上是最大荣誉。

    高正阳穿着笔挺校服,站在讲台上妙语连珠。其英俊和大方从容的姿态,让他闪耀生辉,立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坐在台下的陈冠英,满脸嫉恨的看着高正阳,恨不能立即就弄死高正阳。

    偏偏程清韵就坐在他不远处,在高正阳讲话的时候,程清韵和其他花痴一样,满脸放光的嗷嗷乱叫。这更让陈冠英愤怒。

    景顺看出陈冠英状态不对,拉了他一下低声提醒说:“英哥别急,那面不是已经安排好了。再过十天就可以按计划进行了。”

    陈冠英也冷静下来,深吸了口气,低声说:“就让他再嘚瑟几天。”

    两个人说话声音特别低,基本是用精神力传递声音。旁边的人根本听不到。

    但是,讲台上的高正阳却感应到了不对。他精神力达到九百以后,感知能力大幅的提升。更重要是,他本体上心灵力量也随之解放出了一丝。

    哪怕只是亿万分之一的心灵力量,对于现在的高正阳来说,却是真正的超凡力量。

    星师修炼的精神力量,和心灵力量并不一样。精神力量源自神魂,心灵力量源自情绪。两者看似差不多,却是两个不同的层面。

    在这个宇宙中,星师都修炼的精神力量。精通心灵力量却没有几个。

    高正阳解锁的一丝心灵力量虽然微小,却足以让他接受更多信息,解读更多的情绪。

    作为主会场的大礼堂,足以容纳下两万人。黑压压观众中,陈冠英和景顺虽然坐在前排却并不显眼。

    可在高正阳心眼中,两人心灵上释放是强烈恶意却如同火焰一般熊熊燃烧,让他们两人变得异常刺目。

    当然,其他观众也有各种情绪。但这些情绪大多属于正面情绪,并不会引发他心灵警觉。

    “这两货要搞事!”

    高正阳做出了判断,心里反倒有点兴奋,“学校的生活有点无聊啊,这俩货来的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