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玄幻小说>霸皇纪>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谁笑的更美?
    a href="霸皇纪最新章节">

    霸皇纪

    一辆七座面包车,在联邦银行门口无声停下。面包车窗上漆黑色贴膜,让银行门口的两个警卫紧张起来。

    在联邦抢劫银行是重罪,而且,所有抢劫银行的案件是必破的。从没有任何一个罪犯能在抢劫银行后逍遥法外。

    一般来说,没人愿意抢劫银行。但是,这世界上总有一些不怕死的疯子。

    两个警卫都紧张的拿起步话机,通知里面监控把摄像头对准面包车。

    面包车里面的几个大汉也注意到了这种情况,司机急忙开车离开了银行门口。这样一辆车停在那是太扎眼了。

    司机开出一百多米外才缓缓停下,并给管家赵源拨通手机:“源哥,高进了联邦银行。已经派人跟进去了。”

    赵源吩咐说:“先别急,看看情况再说。”

    过了没几分钟,一个穿着妖艳暴露的美女从银行走出来,快步上了面包车。

    她一上车就说:“高进了里面的保险库,应该是取什么东西去了。里面我进不去。”

    大汉急忙给管家赵源汇报了这件事。

    赵源在那面又和赵天龙做了请示,最后告诉大汉:“不管用什么办法,把高拿到的东西抢过来。”

    又叮嘱说:“尽量不要伤害高。”

    大汉明白赵源的意思,尽量不要伤害,就是在必要的时候不需要顾忌。他挂掉手机后对后座五个人说:“大家都听到了,一会高出来,花凤去套话,老金、老郑就去帮忙把人带上车。其他人旁边放风,有问题就一起上。”

    他们不知道高在银行干了什么,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把高一起带走。反正这样小女孩,一吓唬就什么都会说了。

    大汉最后慎重交代说:“事情非常非常重要,谁出了差错,就等着江底躺尸吧!”

    众人连声应是,他们这一伙人也算的上是精英,杀人放火的事没少做。对付一个十七八岁小姑娘,自然的手到擒来,信心满满。

    又过了几分钟,高从银行走出来。她还是背着一个小挎包,也看不出取了什么东西。

    &西应该就在包里面,等会你们就直接动手。”

    大汉调转车头,迅速跟上了高。

    现在正是早上十点,大道上没多少人,车也不多。面包车很快靠近了高。

    高也听到了发动机的声音,她转头看了一眼。透过驾驶窗她看到司机是个凶恶大汉,正恶狠狠盯着她,她心里就是一紧。

    高急忙加快脚步,但面包车唰的打开车门,花凤从车上跳下来,几步就追上了高,一把拉住高,扯开嗓子就大叫起来:“你这孩子,怎么能偷家里钱呢!”

    花凤年纪不小了,看起来到有点像的高家长。尤其是这副理直气壮的样子,让旁人很自然就相信她了。

    高到是很冷静,她看着花凤冷然说:“不管你想干什么,立即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

    花凤被高冰冷眼神吓了一跳,但她混了这么多年,哪会真怕一个小女孩。她声音又高了几分:“你这孩子拿家里钱去养野男人,也有理了,还连妈都不认了!”

    老金、老郑两个汉子也凑过来,一左一右夹住高,嘴里还一面劝说:“你这孩子就不听话,快跟你妈回家吧……”

    旁边也有几个路人看热闹,只是几个人摆出家里人的架势,他们也不敢吭声。到是有人拿出手机想要拍照,却被一个放风上前制止了。

    老金老郑见没人碍事了,就要动手用强。两人只要伸手抓住高,她怎么都跑不了。

    花凤怕高跑了,两只手已经死死抓住高左手。

    关键时刻,高反而愈发冷静。她本就是果决强硬的性格,心里虽然有点紧张,却并不慌乱。

    当然,要是在以前她早就转身就跑,不会给花凤废话的机会。现在么,情况却不一样了。

    高心神一动,脑海深处那尊神皇神相就浮现出来。

    神皇神相和高正阳五官神似,但是,神皇神相透出的无尽力量、威严、神圣,却不是任何凡人能够相比的。

    观想神皇神相的时候,高明知神相和她爸爸五官神似,却不会因此生出任何联想。因为双方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神皇神相出现后,高心灵之光被激发,瞬间进入了超人状态。

    她的意识反应速度被提升了几百倍,这种状态下,时间近乎停滞。

    高能从容观察周围一切。花凤双手握着她的左手,因为过于用力,脸上肌肉扭曲着,上本身肌肉都呈现紧绷状态。

    她说话的声音又太大了,飘扬的吐沫星子在空中悬浮着,看上去居然很有趣。

    另外两个男人,身上肌肉也绷紧着,脸上表情也多少有点扭曲,显得很是凶狠。这两人腰间都有凸起,看形状居然是枪。

    高又把周围几个人的情况都看了一遍,好在只有两个人身上有枪。另外,最危险就是坐在驾驶位上的那个大汉。

    但在近乎停滞的时间状态下,这些人就像一动不动的塑像,那种可怕凶恶也就去掉了九成。

    高在心里反复计划了几十遍,确定没什么遗漏,才开始动手。

    她意识反应再快,身体动作也比常人快不了多少。但只要快一点就足够了。

    高右手一探,在挎包里拿出一个精巧的甩棍。

    她拿着甩棍反手一撞,就砸在花凤太阳穴上。

    甩棍底部可是钢制的,高用力一砸,花凤哪受得了。眼前一阵发黑,摇晃着就倒下去。

    老郑和老金见高突然动手,都是一惊。但两人没退避,反而迎上去。

    高闪身向后一退,就到了老郑身侧,一扬手五十厘米上甩棍就甩出来,猛抽在老郑眼角上。

    看起来轻飘飘的甩棍,猛的一甩这股劲力就太大了。老郑颧骨都被打碎了,脸上的肉也一下炸开。

    他嗷的惨叫一声,向后踉跄退开。

    老金看情况不妙,急忙探手去腰间拔枪,高反手又是一棍抽在他鼻梁上。

    老金连鼻子带眼睛都被一棍封死,老金一手捂着眼睛,一手还想拔枪。

    高手一抖,如果抽鞭子一样又一棍抽在老金手腕上。钢棍抽下去,腕骨顿时就碎了。老金疯狂惨叫起来。

    坐在车上的司机这才发现情况不对,他一低头从车座下拔出枪,推开车门就下了车。

    但才下车就发现高不见了,大汉正疑惑中就听同伴大叫“小心!”

    大汉才醒悟不对,从车后面绕过来的高已经一甩棍抽在大汉脸上。不等他反抗,啪啪啪又连续抽了几棍。大汉的脸和手腕都碎了。

    高用甩棍发力的方式很特殊,就像用鞭子一样去抽,而不是硬砸。这种抽劲透过甩棍尾端发出来,伤害放大了十倍不止。

    人体的肌肉骨骼,在这股力量下就显得太过脆弱了。

    高平时也就练练瑜伽跳跳武,从没练过搏击格斗。但在战斗的时候,各种搏击技巧就如打开动自来水管,源源不绝的冒出来。

    打开心灵之光后,高意识反应又远远超过常人几十倍。在别人看似激烈的战斗中,她还可以从容思考,根据对方动作做出调整,选择最合适的攻击方式。

    这一伙人专门干黑活的,可以说是职业暴力罪犯。正常情况下,十个高也打不过这伙人。

    高现在却是超凡状态,打这些人就是王者虐青铜,没有任何难度。

    不过几十秒钟,六个人全部ko。这几个人受的伤不致命也不致残,却非常重。他们也意识情况不妙,都挣扎着向外跑。

    旁边有两个路人本来再看热闹,这会已经吓的呆若木鸡。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看起来漂亮清纯的高这么凶残。几个人看起来似乎都要被快被打死了。

    高对两个路人很客气的说:“麻烦你们报警,并给做个证。”

    两个路人有点害怕的看了看地上掉落的枪,这种危险的事情他们可不太敢管。不过高笑容中却有着不容拒绝的坚决。

    其中一个看实在没办法,只能拿起电话报警。

    高安慰说:“不用怕,这里有四个摄像头,几个持枪行凶,谁也跑不掉。”

    高说着还把地上枪拿起来,硬塞给两个路人,“你们在这等着,我先去趟法院,很快回来。”

    她在银行里取的东西很重要,要是等安全署的人来了,她就走不了了。

    高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也不管地上那几个人,吩咐司机直奔法院。

    出租车才开出这条大道,一辆警车就闪着警灯从对面冲过来。

    高也没管,她是自卫,别说人没死,就是打死两个都能没事。只是现在没时间处理这种小事。

    出租车师傅拿了高给的高额小费,车开的快要起飞了。十分钟不到就赶到了上江联邦法院。

    高才下车,就看到一群安全署人跑过来。她怕被人堵住,快步冲上台阶跑进法院。才到门口,就看到陈王军带着一大群已经等在那。

    陈王军微笑说:“高,有件刑事案件,还请你协助调查。”

    说着一摆手,“带她回安全署。”

    不论高从银行拿到了什么,他们都可以先扣下来。不给高正阳任何机会。

    高对陈王军一笑,抬手把肩上小挎包高高抛起,站在二楼等着的沈宁一把抓住挎包,转身就跑进了审讯庭。

    陈王军都不知道沈宁从哪冒出来的,气的脸一下就黑了。

    他跟着快步上了楼,等进入审讯庭,就看到那挎包已经摆在安心桌子上。

    安心正在对**官提出申请:“我方有新的证据,请法官允许我们出示……”

    这件案件引发全民关注,所以庭审现场有数十个媒体到场,并有几个摄像进行网络直播。

    网上观看这场庭审的观众有几百万之多。

    陈王军不论怎么想,他这会都只能站在后面看着。

    似乎感应到陈王军的目光,坐在被告席上高正阳,侧头对他微微一笑。

    陈王军心猛的一沉,他刚才就是这么对高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