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玄幻穿越>霸皇纪>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源火重逢
    一秒记住【笔神阁中文网.biyan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刚才那位是魔皇?”

    不知什么时候醒过来的白心猿,一脸好奇的问高正阳。

    刚才他虽然在吸收灵丹药力,却听到了紫元弘和高正阳一部分对话。

    白心猿和魔族打了这么久的交道,甚至杀过一位魔族神阶强者。对于常驻人界的魔族强者,就算没见过也知道。

    可紫元弘却明显不是常驻人界的魔族强者。他身上那股强者气息和皇者气度,更是掩盖不住。

    白心猿大胆推测了一下,觉得对方很可能就是魔族皇者紫元弘。

    高正阳点头说:“是他。想找我谈和,只是没谈拢。”

    白心猿深深看了眼高正阳,突然说:“一百多年了,我自觉进步很大。却距离你越来越远了。”

    “目前来看是这样。”

    高正阳转又安慰说:“你灵性超凡,将来有望步入十三阶。现在么,你需要奋发努力,而不是像死狗一样窝在这里。”

    白心猿苦笑,虽然很多人都觉得他待在清凉殿很没出息。却从没人敢当他的面说。高正阳还是第一个。

    不过,高正阳说的虽然不客气,却透出熟稔关心的味道,让他听了并不反感,反而觉得心里发热。

    白心猿想了下说:“外面太乱了,心定不下来。”

    高正阳问:“我剑法如何?”

    白心猿微微一愣,想到高正阳之前和他动手,那神月无暇的圆满剑光,圆中藏锐,锐中生缺,由缺而盈。那一剑居然就如天上神月,剑有尽意无尽。

    他本想提出点看法,但越想那剑光越是可怕。强大心猿让他牢记住了高正阳一剑所有细节,他专心推演那剑法种种变化,想着想着竟然不由的痴了。

    “喂喂、别发呆了……”高正阳等了一会,发现白心猿在那沉思不语,也有点不耐了。

    白心猿如梦方醒,他有些汗颜的说:“你的剑法太强了,我推演一下就入神了。”

    他想了下说:“若以剑法而论,你剑意高妙绝伦,剑法无懈可击,远远在我之上。”

    说到这里,白心猿顿了一下,才又说:“只是,这剑法神意虽高却辽阔悠远,和你本性并不太合。你用的再如何厉害,这门剑法也只是一门工具。你很难把剑法推升到更高层次。”

    高正阳到有点意外,他让白心猿点评自己剑法,不过是想提醒他剑法不是闭门造车。没想到,白心猿居然很有见识。

    看出神月剑不算本事。但能看出他和剑法不合,这就很不一般了。

    的确,这门神月剑高正阳用来杀敌是很顺手。而且,也完全融入了龙皇九变。但神月剑本身的剑意变化,却和龙皇九变差了许多。

    神月剑意传承自明月剑主,高正阳虽然自负,也知道现在他力量还比不上明月剑主。尤其是在剑法上,更差了着一个层次。

    想要在剑法上推陈出新,炼成完全属于自己的剑法,高正阳觉得不太可能。至少,不是他现在能做到的。

    高正阳说:“你眼光不凡,灵性超绝。但坐在房间里练不出绝世剑法。还需要出去挑战强敌,见识生死悲欢,才能觉悟出真正属于自己的剑法。”

    白心猿点点头:“你说的对,我听你的。”

    说着,白心猿就要离开,却被高正阳一把拦住:“你别想太多。我让你历练是让你做事,不是让你出去玩。”

    高正阳正色说:“人定的规矩,是为了约束同类。天定的规矩,是为了约束万物众生。人定的规矩不对,就会被推翻。天定的规矩不对,就会崩溃重来……”

    高正阳对白心猿说:“你不要乱走,就在委员会做事。”

    “听你的。”白心猿痛快答应。

    换做别人,白心猿都只当他放狗屁。但高正阳不同,高正阳是他入道的引路人。几次都是高正阳给了他最正确的指引,他才有了今天成就。

    白心猿年少的时候,把高正阳当做朋友,当做竞争对手。但随着高正阳越来越强,他已经失去了较量的斗志。

    转而把高正阳当做良师益友,也是他最信任的人。

    其实,白心猿和月轻雪一样。他们都是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高正阳,并亲眼看着他一步步成长,走上巅峰。

    白心猿对于高正阳,也有种无可言说的强大信心。他相信高正阳永远不会失败,相信他永远正确。

    这种盲目的信任,在他少年时就在心底扎根。随着高正阳的成长,这种观念也在不断壮大。到了现在,已经成为了无可动摇的信念。

    白心猿憋在清凉殿不出门,不止是因为鹤飞羽的死伤心过度。还有一部分原因,就是他觉得愧对高正阳的托付,没能照顾好鹤飞羽。

    高正阳突然跑回来,一个字都不提鹤飞羽,还送给他三十六处重炼形灵丹,让他一步成为了神阶巅峰。这让白心猿更是羞愧。

    对于高正阳的要求,他只能无条件答应。

    高正阳并不太明白白心猿的心思。这毕竟是个男人,他也没兴趣知道对方到底都在想什么。只是出于不死神躯的直觉,他知道白心猿可以信任。这一点,就足够了。

    对于白心猿的表态,高正阳表示赞许,他又说:“悟道,不一定非要在高妙处寻功夫。有位大宗师说过,道在瓦砾,道在屎溺。其言虽然粗俗,却是至理……”

    高正阳还没等说完,就发现白心猿身上气息剧变,他口中不住自语:“道在瓦砾,道在屎溺,我懂了!”

    说着,白心猿一脸的狂喜。他识海中灵动心猿,抱着一对剑器,酣然入睡。那悠长的气息,似乎暗合某种天道韵律。

    “我、靠,真的假的……”

    高正阳也是极其惊讶,白心猿这种状态,居然是已经演化法则自成天地的架势。

    这是要成就神王啊!

    白心猿这一手,真是太超乎高正阳的预料了。现在人界的法则紧密,完全把力量限制在神阶。白心猿按照常理来说,怎么也不可能成就神王。

    但他偏偏在这个时候领悟至道,找到了成就神王的大门。

    这样的明悟太宝贵了。神阶强者一生也未必有一次机会。但在人界的法则限制下,白心猿不论如何都无法成就神王。

    高正阳想了一下,迅速做出决断,不能待在人界了。必须找一个元气纯净而充盈的地方,还要极其的安全。

    他在脑海里一转,就想到了一个很适合的地方。

    高正阳长袖一拂,血神旗就把白心猿收起来。下一步,他激发了凤轻翎留给他的本命翎羽。

    这根翎羽可是凤轻翎的尾翎,有着极其神妙的作用。最重要的功能,就是能连接源火海。

    源火海,至阳至纯的先天火焰之海,也是凤族起源地。

    这样一个地方,当然是凤族禁地。别说外族,就算是凤族,如果血统不够纯净,也没资格进入源火海。

    高正阳当初在凤轻翎带领下,到了源火海通过考验。也是在源火海,他炼成了先天神躯。

    现在时间紧迫,为了帮助白心猿渡过最重要的晋升,他选择了源火海。

    无穷无尽的赤金火焰,到处滚荡飞扬。在这里,只有最纯净的火焰才能存在。其他任何凡物或者生命,都会被先天火焰烧成先天精气本源。

    高正阳到是很喜欢源火海,到了他这一步,源火海对他来说就是温泉。泡个热水澡,洗刷一下身体内外不洁。

    高正阳虽然凝炼成先天不死神躯,内外纯一。但这个纯粹成一,却并非什么不沾染。

    譬如心底生出的杂念,譬如运转的各种元气,包括各种神器,都会在他身上留下一下气息痕迹。

    对于高正阳来说,他至纯成一,所有外物都是污秽不洁。

    高正阳当然可以自己清理这些外来气息。但就像自己清理房间,这并不是件很轻松的活。

    到了源火海里,他只要开放自己就行了。一切不属于他的,都会在先天火焰中化作本源精气。

    也就是高正阳有先天不死神躯,换做其他神主都不敢这么玩。

    高正阳一拂袖,先把白心猿扔进源火海中。

    漫天赤金烈焰一拥而上,立即把白心猿包裹起来。白心猿身上的衣物瞬间成灰。包括他的毛发,也都被烧光。人一下就变成光溜溜的状态。

    白心猿也吓了一跳,他不知这是什么地方,那火焰霸道的他都受不住。他本能催发天河双剑,以剑气护住自己。

    天河双剑原本只是九阶,只是和白心猿本命契合,成了本命剑器。随着白心猿修为不断提升,剑器也跟着不断升级。

    但到了源火海里,天河双剑等阶太低的弱点就暴露无遗。

    白心猿剑意虽然高妙,可无穷无尽先天真火,还是慢慢渗透到天河双剑上。两柄神剑,很快就变成赤金色。

    明耀的剑锋,也在不断的熔化。

    白心猿舍不得天河双剑,可这种状态下,他自身难保,哪有余力保护双剑。他急得都跳起来,对高正阳说:“老高,我剑要烧没了!”

    高正阳却不在意:“两把破剑没鸟用。你还是专心凝炼你的心猿吧。”

    白心猿虽然舍不得,但这会也没办法了。他识海内心猿一动,蜷缩成一团。他身体也跟着心猿缩成一团。

    心猿蜷缩的姿态,就像是婴儿熟睡。那种简单没有任何忧虑的放松,让白心猿完全忘记了外在的先天火焰。

    没过一会,白心猿每个毛孔都在喷吐赤金火焰。他身体内外,包括心猿,都变成了赤金色。

    但领悟至道的白心猿,心意神魂却超脱外在力量束缚。先天火焰焚烧只是他的外在躯壳,是他一切软弱、缺陷。

    对于心猿来说,一切不属于本心都是外物,都是束缚。霸道的先天火焰,是在帮助他解除一切束缚。

    高正阳看着白心猿悟道,看着他一点点蜕变,也颇有感触。

    他随便说一句话,白心猿就立即悟道。这说出去简直没天理。但没办法,这就是先天灵性。

    更关键的是,先天三十六重炼形灵丹,一下把白心猿推上了神阶巅峰。帮助他完成了力量积累。

    所以,白心猿才能因为一点灵机触动,就找到了晋升神王的大门。

    高正阳看着心猿在源火海中蜕变,虽然大家的道路不一样,却颇有一些能够借鉴学习的东西。

    心猿属火,在先天真火汇聚成的源火海里,一下激发本性。很顺利的推开神王大门,走向神王宝座。

    这个时候,源火海中神光闪耀,穿着赤金凤袍头戴凤冠的凤轻翎,出现在高正阳身边。

    她明艳绝世的容颜,没有一点变化。反而因为晋升神阶,有着无可言说的神圣华美。

    那种美丽,看一眼就能印入神魂。圣阶以下的强者,只要敢看凤轻翎第二眼,那神魂中就会永远留下她的印记。

    不说从此就成为凤轻翎的奴隶,却很难再违抗她的要求。就算是圣阶,神阶,如果和凤轻翎相处的时间长了,也不可避免的会被她美丽所影响。

    这等神奇的魅力,大半都是出于天生,和凤轻翎的修为关系并不太大。

    高正阳打量凤轻翎的时候,凤轻翎却没怎么矜持,她一把握住高正阳的手,兴奋的说:“我就知道你死不了!”

    顿了下又满是怜惜的摸着高正阳的脸:“这一百多年见不到我,你一定想死我了吧。”

    高正阳不知该说什么,要说他没想过凤轻翎,有点扯淡。但要说他想死了,那就更扯淡。

    凤轻翎柔声说:“我知道你想的很苦,想的很痛。现在,你可以好好看着我,抱着我。一解相思……”

    “呃。”高正阳脸皮这么厚的人,都有点尴尬了。

    凤轻翎,自我感觉可是比他还要良好很多很多。

    凤轻翎又轻轻按住高正阳的嘴唇,“我知道你为了见我受了多少的苦,多少的难。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她说着脸颊微红,低声说:“我其实也是想过你的,虽然不像你想我那么想,却还是想过的。见到你来了,我很开心。”

    高正阳终于忍不住笑了:“好久没见了,轻翎。”

    凤轻翎微微摇头:“一百多年,对凤族来说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

    她顿了下又满是理解的说:“你想我当然是度日如年。这一百多年,对你来说就是几万年。唉,也苦了你了。”

    高正阳不禁大笑。要是别人这么自恋,不免让人生厌。但放在凤轻翎身上,配合她与生俱来的骄傲,到显得呆萌可爱。

    “你笑什么,我说错了么?”凤轻翎有点不解。

    “你说的对。我是想你想的快死了。”高正阳说。

    凤轻翎不禁满脸喜色,觉得高正阳对她用情极深,不愧是她挑选出来的夫婿。

    她又说:“你不要太激动。你以后就可以一直陪着我。不用再为相思所苦。”

    高正阳点点头:“那太好了。”

    凤轻翎对高正阳的态度很满意,脸上露出由衷的欢喜。她很想让高正阳不要再去看敖贞,那个龙族庶女,和她在一起太掉身份了。

    只是这会才和高正阳重逢,却不适合说这些。只等过些时候,再提醒高正阳一下。

    反正不论如何,高正阳都是最爱她的。凤轻翎越想越是开心得意,抓住高正阳的手就想带他离开:“母后近期会醒过来,我们等她苏醒,就请她主持婚礼。”

    高正阳拉住凤轻翎说:“先不能走,我还有个朋友在这修炼。”

    凤轻翎这才注意到,源火海深处居然有个白心猿。她只看了一眼就侧过头去,不屑的说:“一只没毛的猴子,不用在意了。”

    高正阳说:“那可不行,他可是我朋友。”

    “你啊,就是愿意和这些低贱生命交往。敖贞,还有这个没毛猴子,他们都太卑贱了。”

    凤轻翎趁着这个机会,终于忍不住把敖贞拉出来数落一番。

    高正阳没好气的说:“我就是这么低贱的生命,没有办法。”

    “你不要自卑啊。”

    凤轻翎温柔的说:“我不嫌弃你,种族、出身这些就不重要。”

    高正阳忍不住叹气,一百多年过去了,这小姑娘还是逗比性子。他知道凤轻翎,你越是软着劝说,她就越来劲。

    他脸色一沉:“都说了是我朋友,你还一口一个卑贱生命,你是想连我一起骂?”

    凤轻翎一脸委屈:“我哪有,你干什么这么凶!”

    她撅着嘴,明眸中泫然欲泣:“我一感应到本命翎羽的气息,就立即赶过来看你。你一点都不感动,还凶我!你的心怎么这么狠,这么狠……”

    顿了下又说:“你跑了一百多年,我还替你照顾了你的女奴,就是那个红日。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怎么会管她!”

    高正阳高声说:“你要做我老婆,就老老实实听话。要是叽叽歪歪,就赶紧闪人。别在这烦我。”

    凤轻翎更委屈了,眼泪如晶莹的宝珠滚落,“你还凶我!”顿了下又忍不住问:“你说要娶我当老婆,不是骗我吧?”

    “闭嘴。”

    高正阳霸道说:“老婆只要做一件事,无条件服从老公。懂么?”

    “哦,好吧……”凤轻翎弱弱的应了一声。她其实有些不情愿,但为了做高正阳老婆,只能忍耐。手机用户请浏览m.biyan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