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玄幻小说>霸皇纪>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星妖降临
    一秒记住【笔神阁中文网.biyan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七杀星浓厚星力不断凝聚,高正阳眉心间周天星轮的十三颗七杀星逐一点亮。

    高正阳之前已经做过一次,这一次熟门熟路,已经省去了许多摸索的功夫。前面十颗七杀星辰一蹴而就。

    后面三颗七杀星辰,高正阳虽然是第一次凝炼,却依然很轻松。七杀星座已经有了相对稳定的模型,把后续三颗本命星辰按照空隙填进去就全部完成。

    高正阳大概只用了几十个呼吸的时间,就白搞定了七杀星主。

    七杀星主一成,和天上七杀星座建立神妙共鸣。七杀星座的法则,也随之浮现在高正阳的周天星轮中间。

    七杀星主秘术,显然比贪狼星主复杂许多。各种精妙变化,让高正阳都颇为赞叹。只从星力变化上说,七杀星主秘术大概称得上世上最复杂的秘术。

    相比之下,贪狼星主秘术就简单的多。贪狼星主最重要就是吞噬之法。有了吞噬一切星力的能力,贪狼拳就是旁枝末节。

    道理很简单,星力强盛了,什么拳法都会变得异常可怕。

    七杀星主则强调对星力的极致运用,精巧之极,灵妙之极。一分的星力,要用出十分威力。

    从星力运转上说,七杀星主秘术远远高于贪狼星主秘术。但是,两者其实并无高低。

    从贪狼、七杀两门秘术来推断,高正阳觉得破军的秘术是更简单。但一定是威力最强的秘术。同等力量下,破军第一,七杀第二,贪狼第三。

    高正阳站的足够高,这才能居高临下去品评判断。也正是他的经验和智慧,才能不断做出相应调整,走出一条前所未有的道路。

    七杀星座完全稳定后,和贪狼星座居然隐隐有种共鸣。两个周天星轮并没有实质接触,运转的星力却彼此激发,推动周天星轮高速运转。

    高正阳本来都准备好了接受失败,没想到地第一次同时运转两个不同星主秘术,居然异常协调。完全不需要他再做任何调整。

    两种星座的星力,天生就如此契合。但运转之际,总让高正阳觉得缺少点什么。他推测,应该是缺少破军星座。

    三个星座很可能是完整一体,要是能炼成三个星座,想必,这世间就再无敌手。就算是远古星妖亲自降临,也能强行推翻。

    高正阳想到破军星座,心里也多了几分火热。只等两个星座完全稳定下来,就可以直接闯入皇宫,拿到破军秘法。

    就在高正阳畅想未来的时候,紫龙星主和飞马星主、玉兔星主杀回来了。

    高正阳早就感应到三个人的气息,却并没在意。直到三个人动手,他才认真起来。

    第一个动手的飞马星主,骑马御枪一击,的确有枪破千军的威势。高正阳来到星妖界后,这也是他遇到的最强攻势。

    飞马星主人、马、枪合一,星辰武装和星象、天上星座一起共鸣。只说武技,也远远胜过黑猪星主之流。

    至于紫龙星主,应用星力的方式并不是武道,而是接近于法师。虽然星力更深厚,变化也更精妙。但只论杀戮威力,却又不及飞马星主。

    高正阳要是没有凝结七杀星主,想要应付飞马星主也没那么容易。至少,低阶七杀秘术无法迷惑对方。贪狼的吞噬之力,也难以在短时间内吞噬分解对方凝炼如一的攻击。

    七杀星主一成,一切就完全不同了。七杀星主秘术的精髓,就在于把星力运转到极致,追求最精微细密的变化。

    这种星力变化,也跳出了对于星力简单的释放路子。而是从心灵到精神、身体,全方位的去影响、控制对方。

    飞马星主虽然很强大,但他和高正阳对视,就不可避免中招了。

    七杀星主的秘术,就通过眼神传递到了他的心灵和精神。不论是情绪和意志、感知,瞬间都受到了蒙蔽、影响、控制。

    能让黄金星主在照面间中招,也是因为高正阳本身有强大无比的心灵。他迈入十二阶后,身躯、精神、心灵、神识完全统合成一体。

    心灵的力量,也自然晋升到了十二阶层次。当然,这种十二阶是有个限制,必须是对内而言。对外无法借助肉身力量,就距离十二阶层次差的很远了。

    就是如此,高正阳在心灵层次也超过飞马星主太多了。

    一个眼神,把七杀星主的秘术传递给飞马星主。对此没有任何经验的飞马星主,立即中招,而且没能做出正确的反击。

    相反,在高正阳释放的死亡毁灭深渊中,他不断下沉。虽然本能的还想挣扎,情绪和意识却被分离。

    飞马星主的意识以为自己死了,本能的情绪却还在挣扎。这短暂的迷失,也让飞马星主一往无前的一枪失去了威胁。

    没有神意层面的主导,再强大的力量也找不到释放的目标。

    所以,飞马星主骑马举枪的一刺,就这么诡异绕过了高正阳。

    紫龙星主和玉兔星主眼睁睁看着,高正阳从容一伸手,五指弯曲如贪狼拳,一拳轰碎了飞马星主的头颅。

    高正阳催发出的巨大贪狼星象,跟着张大嘴巴,一口把飞马星主吞掉。

    紫龙星主和玉兔星主都是脸色剧变,他们谁也想不到,高正阳在接受星力贯注时还有余力分心动手。更想不到,以勇武著称的飞马星主,照面就被杀掉。

    高正阳解决了飞马星主后,才再次屈指一弹,一道透明光刃飞射而出,轻易没入紫色长龙体内。

    透明光刃瞬间分化十三道光刃,十三道光刃又继续分化一百六十九道光刃。如此不断分化,紫色长龙瞬息间被万千光刃绞碎成漫天星光。

    紫龙星主脸如死灰,他对后面的玉兔星主说:“快走。”

    说着,紫龙星主手捏奇异法印,低喝:“周天星轮,爆、”

    要引爆周天星轮的紫龙星主,‘爆’字还没完全吐出来,高正阳就突然在他面前现身,指尖光刃一闪,就要刺入紫龙星主眉心。

    紫龙星主双掌一合,夹住刺来的光刃。冷冽的冰霜力量,也同时传递给了高正阳。

    一层银白的寒霜,把高正阳变成一个漂亮银色冰雕。紫龙星主的老眼中,却满是绝望。他能感应的到,冻住的这并非是高正阳真身,而是一个星力凝结出的幻影。

    与此同时,四个同样的高正阳幻影,从四周围住紫龙星主。他们指尖同时探出星刃,从四个方向贯入紫龙星主体内。

    紫龙星主来不及说话,生机就被终结。身躯迅速干瘪化灰。

    玉兔星主举着手中玉箫,满脸的惊愕和慌乱。

    战斗进行的太快了,她甚至还来不及逃走,飞马星主和紫龙星主就被杀了。

    等她反应过来,却已经来不及干什么了。

    玉兔星主缓缓回头,就看到了高正阳正站在她身后,满脸玩味笑容。

    高正阳说:“七杀星主的秘术,可以在瞬间分化出十三个星力化身。每个化身都有着同样力量,能在虚实随意转化。本体可以在十三化身中自由切换,不受星力变化阻碍。以我现在的力量,可以在十公里内任何位置安排分身……”

    说到这里,高正阳感叹说:“这一门七杀分影术,可以说神技。”

    玉兔星主娇俏的脸上都是冷汗,小手都在微微发抖。她的目光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下高正阳后,就急忙垂下,再不敢多看。

    她虽然听出了高正阳浓浓的炫耀,却不敢随便搭话。只能用卑微姿态,表示服从。

    高正阳并没有被对方小女人的样子骗了,玉兔星主可是握着星辰武装,他真要敢疏忽大意,对方绝不会犹豫。

    他留下玉兔星主,也并不是因为对方是美女,而是玉兔星主威胁最小,也更容易屈服。

    他对玉兔星主说:“你不用怕,我不会杀你,也不会为难你。”

    玉兔星主缓缓抬头:“那你怎么样?”

    高正阳淡然说:“只要臣服于我,就行了。”

    高正阳说的轻描淡写,玉兔星主却纠结了。她从小就在豪门中长大,年纪不大就展现是修炼天赋,不到中年就成为玉兔星主。

    可以这样说,这一辈子都是顺风顺水,几乎没吃过亏。这也让她眼高于顶,就是皇帝都不怎么放在眼里。

    现在,高正阳居然想要她臣服,这让她难以接受。

    玉兔星主握紧了玉箫,心里暗想:“与其委屈求全,不如拼死一战。”

    但鼓起的勇气,却很快就在高正阳幽深如渊眼神下消失了。

    紫龙星主和飞马星主照面就被杀,高正阳展现出的力量优势太强大了,完全是碾压他们。动手反抗就是找死,再没有任何其他意义。

    玉兔星主不想就这么没意义的死掉,也不想就这么屈服,她犹豫难决。

    高正阳看出玉兔星主的犹豫,他笑着劝说:“何必呢,我既成星主,这天下就要变了。从今以后,我就是天下大势。”

    高正阳指着天空上的太阳说:“就像那太阳,高悬中天,再没有任何星辰能与之争辉。想要逆势而为,就只有毁灭。”

    玉兔星主犹豫了下质问说:“当今朝廷兵强马壮,手握着天下大半的星师。你一个人再强,也难以扳倒元星皇朝。何况,就算你能获得最后胜利,却必然留下满地疮痍……”

    高正阳哈哈大笑:“你一个豪门门主,就别装着悲天悯人了。你们吸取天下人的血供养自己,何曾考虑过底层死活。”

    屁股决定了脑袋。作为世间最顶级的豪门,玉兔星主哪会在意底层平民的死活。元星皇朝的结构,注定了他们要吸底层的血,才能养得起众多星师,养得起众多豪门贵族。

    要不是因为世界环境的特殊性,大多数人族都分为一个个城市圈。这样的分割,也让帝国高层无法全力吸收底层的血。而且,帝国又掌握着最强武力,这才维持了千年皇朝。

    就是如此,皇朝也早就病入膏肓。虽然还能维持统治,但根基已经不稳固。皇帝也是迫于无奈,才对八大豪门下手。但这样的手段,治标不治本。

    用不了几十年,各个阶级不满,终究还是会引发巨变。

    高正阳其实不关心元星皇朝,也无意在这个世界当皇帝。他和玉兔星主说这些,只是想说服她,减少一些麻烦。

    正如玉兔星主所言,他现在实力虽强,也还不能对抗全天下。他也没有那个兴趣去做全世界敌人。

    高正阳的诉求很简单,尽力获得更强力量,然后拿到星力本源。

    这其中,个人武力至关重要。但他也需要其他人帮忙。譬如皇帝,他一声令下去搜寻星力本源,全天下人都能运转起来。这比高正阳自己忙乎的效率高出千万倍。

    玉兔星主却以为高正阳要争霸天下,心里极为害怕。就算最后高正阳当皇帝了,她们家族却未必能活下来。

    高正阳吓唬了玉兔星主几句,话锋一转又说:“其实你也不用想太多了,本座天下无敌,怎么可能会输?”

    他说着突然心生感应,抬头看了眼天空,脸上露出几分惊异:“情况有点不对啊!”

    玉兔星主也抬头看了眼,却什么都没看到。心里更是疑惑,不知高正阳搞什么鬼。

    高正阳却没有了说话的兴趣,他挥挥手说:“你回去告诉皇帝,把破军秘法和破军刀交出来,我就饶他一命。否则……”

    他说到这对玉兔星主挥挥手:“你快点走吧。”

    玉兔星主感觉到了高正阳的不耐,她不知出了什么事情,心里却一阵暗喜:“就这样轻易脱身,不用做出任何许诺,那真是太好了!”

    她怕高正阳反悔,匆匆施礼后,就催发九音玉箫,飞天远去。

    飘渺的九音在空中飘拂不定,摇曳不散。就像有人藏在哪低声吟唱,曲调居然颇为动人。

    高正阳知道,那是玉兔星主留下的星力激荡所发出的声音。而且,这声音能绵延许久不散。在战斗的时候,甚至能组成庞大音杀大阵。

    如果是两军对垒,玉兔星主在旁边催发九音玉箫,那就比较可怕了。可惜,对上强者作用就不大了。

    不过,今天的情况却有点不对。因为,高正阳居然隐隐听到了有人呼唤他的名字。

    玉兔星主走的仓惶,哪有心思布置音杀大阵,更没心情和他炫耀。

    高正阳双眸中浮现出七杀、贪狼两个星座。两种星主秘术同时运转,让他能清晰看到空中星力流转。

    玉兔星主在空中留下一缕星力波动,就像是一条九色气带,早就在无尽星力冲击下断裂成无数碎片。

    不过,也有几缕九色烟气汇聚到一起,隐隐组成个人形。呼叫他名字的声音,就是从人形中传出来的。

    高正阳目光落在那团九色烟气上,就凭这么一点杂乱星力,他吹口气就会散掉。凭什么敢在他面前装神弄鬼。

    那团人形九色烟气似乎也知道被高正阳发现了,她缓缓抬起头,烟气荡漾的虚幻脸上似乎露出一个笑容。

    这种人性化的笑容,在一团烟气上展现出来,显得极其诡异,更有种直入人心的惊悚。

    “你是什么东西?”高正阳问。

    他没在烟气里发现灵性,也没有神魂、心灵之类的气息。对面并非是常见的生灵,星力波动也奇怪。他也不知该怎么形容。

    九色烟气张开嘴巴说:“异界的神明,这不是你该停留的地方。请立即离开。”

    高正阳笑起来:“这里是你家么,你管的到挺宽的。”

    九色烟气的脸上烟气荡漾,虽然并不是人脸,却明显表达出了愤怒。

    “不管你来自哪里,你破坏了星界的平衡,就要离开。”

    顿了一下,九色烟气声音凝重的说:“不领地,就只有死。”

    “哇,我好怕。”

    高正阳说着轻轻吹了口气,那人形的九色烟气被拉的老长,然后散逸成一段段,最终彻底消散。

    高正阳有点失望的说:“还以为有多大的本事,就这样么?”

    “我警告过你,既然不听,那你就死在这里好了。”

    一个飘渺的声音自九天上垂落下来,一直传到高正阳的周天星轮中。

    严格来说,这并不是一种声音,而是星力共鸣传达过来的一种意念。

    这一次,因为是通过星力共鸣,高正阳隐隐连接到了对方的意识。

    古老,苍茫,冰冷,无情。仔细分辨,那意识并不是一个,而是千千万,亿万万。

    一个个强大冰冷的意识,叠加在一起。散发出无比恐怖的气息。

    以高正阳的强大心灵,也不由的心底发凉。久违的惊惧情绪,不受控制浮现出来。

    高正阳脸上的笑容也慢慢收敛,神色逐渐凝重起来。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他却看到了对方无比强大的力量。

    这种感觉,却比神武空间看到邪神时更为可怕。

    邪神虽然邪恶,却并非没有情感,而且有种强大生命气息。

    高正阳刚才感受到的,却没有生灵的气息。如果说邪神是可怕怪兽,那这群东西就像无尽僵尸。

    “这就星妖么?”

    高正阳正猜测着,就看到天空上突然落下了十颗流星。

    十颗流星带着巨大炽蓝光团,分射八方。流星中带着强大的毁灭气息,让高正阳神色再次凝重起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biyan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