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少衡紧紧的抱着水萱儿,但是手臂上也没有太用力,他要让水萱儿在他怀里可以活动一下。



    抱了会,他忍不住伸手轻柔的抚摸着水萱儿的头发。



    上官少衡抱着水萱儿,其实也是舍不得睡的,他现在都恨不能将水萱儿揉进身体里,将她放在心口的位置,疼着护着,那样似乎才更安心一些。



    水萱儿靠在上官少衡的怀里,头是贴在他的心口位置,很近很近的位置,她都能听到他的心跳声。



    一下一下那么明显的心跳声,通过耳朵传递到心尖。



    水萱儿心都有一种酥麻的感觉。



    她以前作为定国王府的女王爷,每天都是一个人睡,这还是她第一次跟人一起躺在床上,躺在上官少衡的怀里。



    她心跳的也有些快,而且这种感觉很奇妙,让她忍不住贪恋。



    上官少衡身上有她贪恋的气息,她喜欢闻他身上的气息和味道。



    水萱儿靠在上官少衡的怀里,嘴角都忍不住上扬起来。



    上官少衡就这样抱着水萱儿,手臂都不敢动,生怕水萱儿枕着不舒服。



    时间一点点过去,上官少衡看水萱儿还没睡,有些担心,他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乖,睡吧!”



    听着上官少衡的声音,水萱儿也渐渐放松了下来,不一会睡了过去。



    上官少衡抱着水萱儿,心跳的也有些快,抱着心爱的女子,他也会有冲动,也会有想做的事情。



    但是他还是克制住了,他怕吓着萱儿,而且他想给她好的一切。



    慢慢的,水萱儿也习惯在上官少衡的怀里睡觉,她感觉这样睡,睡的会很舒适踏实。



    在这里隐居了一段时间,上官少衡带着水萱儿回了皇城脚下。



    这么长时间再回来,看着熟悉的街道,水萱儿却有一种恍惚的感觉,仿佛真的隔了很久。



    当然,在百姓们心中,定国王府的女王爷已经死了,所以她也不会去恢复身份什么的,她穿着打扮还是普通百姓的样子。



    但是就算是最简单朴素的衣服,也掩盖不了她的美丽,她依然美的脱俗,身上带有尊贵的气质。



    自始至终,上官少衡都是紧紧的牵着水萱儿的手。



    就算是上官少衡带着水萱儿在街道上走的时候,上官少衡都是护着水萱儿的。



    水萱儿其实有点想去定国王府看一看。



    但是上官少衡担心水萱儿去定国王府后,看到她留下的那些东西,会恢复记忆,他很紧张。



    “萱儿,你如果回定国王府,会让人知道你还活着。”



    听到这句话,水萱儿想了想,道:“我还是不去看了吧,如今定国王府的荣耀功勋都还在,我也算是对得起定国王府的先祖了。”



    听到这句话,上官少衡才松了口气。



    上官少衡带水萱儿在皇城街道上走了走,给她买了一些她爱吃的零食,然后带着她坐上马车,回了汴城。



    上官世家就是在汴城里,离皇城很近。



    在这里,大家都没见过定国女王爷,所以看到水萱儿,也是不知道她身份的。



    上官少衡带水萱儿回家,是想给水萱儿名正言顺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