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萱儿的印象中,上官少衡清冷尊贵,神秘莫测,能力很强,就算是开玩笑,也绝对不会说出刚刚那些话来。而且以前两个人吃饭的时候,他的眼神也是冷的,绝对不是现在这样复杂的光芒。

    关心?

    之前,两个人吃饭的时候,她被水烫着的时候,上官少衡都是漠然的神色,他连装一下都是不屑装的。

    但是此时他露出这样的神色,实在是让她觉得匪夷所思。

    要不就是上官少衡生病发烧了,要不就是他中邪了。

    水萱儿看着上官少衡道:“我会什么歪门邪术,我说上官少爷,你该不会是在你的那个柳小姐那里中邪,然后变成这样吧,要蛊惑,也是她蛊惑你,我用的着蛊惑你?”

    水萱儿的性格虽然平静柔和,但是惹着她了,她也会跟刺猬一样竖起刺来。

    上官少衡看着如今伶牙俐齿的水萱儿,都有些不敢相信,这是他认识的那个安静如瓷娃娃的公主?

    明显伶牙俐齿的让人都认不出来。

    “你……”

    水萱儿昂首挺胸看着上官少衡,“我怎么了,我怎么了?你跟你那个柳小姐闹绯闻,敢做还怕我知道,上官少衡,你闹出那么大的绯闻,我对外给你面子,请你也尊重我。”

    她才不愿意为这些事情闹心,她获得了自由,正想着回头回学校,跟闺蜜好好疯玩。

    她都跟冷香惠规划好了,两个人要去古色古香的地方旅游。

    到时候她们打扮打扮,伪装伪装,谁也认不出她们,她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还可以海吃海喝。

    都不用顾忌形象了。

    想着,水萱儿就挺兴奋的。

    她感觉她憋了很久,她可以释放了,可以释放本性了。

    本来她也不准备招惹上官少衡的,但是他今天太奇怪了,当她水萱儿好欺负不是。

    上官少衡看着水萱儿的神色,就明白,她是知道的,或许说她什么都知道。

    可是他仔细观察着水萱儿的神色,发现水萱儿根本没有吃醋也没有别的情绪变化,神色很平静。

    鬼使神差的,上官少衡自己心里发闷,有些不舒服,他不由自主的问道:“你不在意?”

    哈哈……

    水萱儿差点都仰头哈哈大笑了起来,她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上官少爷,人啊,不能讳疾忌医,有病就要治,知道吗?”

    上官少衡被水萱儿这句话给激怒了,他一个用力将拽住水萱儿。

    但是因为一个用力,惯性使然,水萱儿直接撞在了上官少衡的怀里。

    上官少衡不受控制的,另一只手直接抱住了水萱儿。

    抱住水萱儿的一瞬间,上官少衡身体狠狠的颤了下,他感觉心口仿佛一下子满了。

    这一瞬,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他一直在找的找到了,仿佛空着的心一下子被填满了感觉。

    水萱儿,她……她怎会给他如此奇怪的感觉。

    他脑海里仿佛有很多的光影闪现,无数的光影,让他都分不清什么是现实什么是虚幻的。

    上官少衡的力气很大,他抱住水萱儿的时候,水萱儿就根本挣扎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