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洛修的声音也不同于平日温和的声音,这时候的声音低沉沙哑,却充满着危险。

    紫菱熙其实并不了解皇洛修,所以她压根不知道这时候的皇洛修不能刺激,刺激能激发他身体里的黑暗气息。

    他现在都在极力压制着身体里的邪气。

    皇洛修虽然平日清清冷冷的,但是一旦遇到真的在乎的人和事,他也是有七情六欲的。

    他的情绪被紫菱熙给激发出来了。

    皇洛修毕竟也是黑龙党的的继承人,皇氏后人,也是传说中神奇的南玄国的后人,他身上的血脉不变,是带有黑暗邪气的。

    平日没什么,如果被刺激,被激发的话,他会失控,邪气肆虐。

    这时候的皇洛修就是这个样子。

    紫菱熙晕晕乎乎的牙根不知道皇洛修说的什么,她只能摇头说不。

    皇洛修看着紫菱熙这样,就以为她是想逃离的。

    以前紫菱熙每一次都想着诱惑他,想,要,如今的她却一个劲的说不。

    这不得不让皇洛修多想。

    皇洛修最近也是有些忙,因为黑龙党内部出了叛徒,出了点事情,他要去处理。

    而且这件事还跟道上的一方势力有关,他要亲自把控。

    黑龙党沿袭这么久,他可不能让家族出任何问题。

    而且他还要保护父母和妹妹们,责任在那。

    所以他必须处理这件事。

    就算是再忙,他也怕紫菱熙生气,抽出时间来学校看她,却发现怎么都联系不上她。..

    打电话手机没人接,发信息也没人回。

    那一刻,他意识到他内心对紫菱熙有多挂念,对她的安危有多担心。

    他也是碰到紫菱熙的舍友,才知道她回了老家。

    他立马找出她十三岁之前住的地方,他没吃午饭,开车直接过来了。

    在路上,他直接用了最高车速。

    来了这里,打听着,却发现她不在家里,村里人告诉他,说她和陈少上山了。

    一听陈少,男生。

    他的内心就无法平静了。

    他在门口等了一个多小时,每一分每一秒,他都觉得是煎熬。

    可是在他煎熬的时候,他看到了从山上下来的紫菱熙,她跟那个什么陈少似乎聊的很开心。

    看到她的笑容,他觉得刺眼。

    他有一种要疯要杀人的冲动,杀了那个让她笑的这么灿烂的人。

    不过就算是内心叫嚣着要杀人,他也控制住了情绪。

    但是紫菱熙的每一句话都那么的客气,带着疏离。

    他不得不胡思乱想,然后控制不住的要宣示主权。

    他控制不住的想做点什么,让紫菱熙知道她是谁的。

    一吻便一发不可收拾,她对他的诱惑力让他逐渐失控。

    尤其她还说不,他怎能允许她说不。

    从她一开始说喜欢他,诱惑他,抱了他吻了他开始,他就怎能让她逃离。

    撩了他就说不。

    他怎能允许!

    他要让她知道,她是他的。

    既然吻了他,她就要一直吻下去。

    皇洛修眼底的光芒越来越暗,风暴不断的凝聚,他的手指不断的点火,暗哑的开口,“丫头,我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