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玄幻穿越>移动藏经阁> 第三千九百六十一章 长河舰队内乱
    一秒记住【笔神阁中文网.biyan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马瑟洛的暗中推波助澜下,消息已经完全传开了。

    在长河舰队中彻底的传开,所有下至联盟的普通士兵,上至联盟战士,都知道了一颗足以毁灭一切的恒星杀手,正在朝着太阳的方向前进。

    他们被抛弃了,被联盟和议会抛弃了。

    联盟的舰队不是来拯救他们的,而是要将他们抹掉。

    除了长河指挥舰之外,长河舰队的其他战舰,几乎都已经到了失控的地步。

    查尔斯找到了马瑟洛:“校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如你听说的,我们被抛弃了。”

    “不,我说的不是这件事,而是为什么这件事会传出去,而且为什么会失控的传播,甚至那些失控的士兵,将一些战舰占据,这是为什么?”

    “我只是告诉了副官,可是副官却告诉了更多人,我也没料到事情会演变成这个样子。”

    “不,校长,你不是那种会随意的把消息泄漏出去的人。”查尔斯不相信马瑟洛的话:“如果你把消息告诉了自己的副官,那么就意味着你就有了让消息传播出去的意图,甚至那些失控的战舰,也是你故意放任的结果,不然的话以你的手腕,根本就不可能让那些战舰的局势失控,更不可能被一些情绪失控的士兵占领战舰。”

    查尔斯太了解马瑟洛了,他是他的学生,他比任何人都了解马瑟洛的可怕。

    如果他有心玩心机的话,那么将没有任何人能够玩的过他。

    所以查尔斯毫不犹豫的就认定,长河舰队目前的内乱,就是马瑟洛故意制造的,甚至是故意放任的。

    只有查尔斯察觉到了这点,甚至马瑟洛都没费心的去玩弄心机,却把整个长河舰队无数人玩弄于鼓掌之间。

    现在的局势,根本就是他一手造成的。

    查尔斯突然抬起头,凝视着马瑟洛:“你是想要背叛吗?”

    马瑟洛看着查尔斯:“进来坐吧,要喝点什么吗?”

    “你这里有自然的饮料吗?如果是人造饮料就算了。”

    马瑟洛给查尔斯倒了一点酒,这是他的私人珍藏,在长河舰队中,一瓶酒甚至可以卖出一点积分,而一点积分在这里就是一笔巨款。

    “你觉得是我背叛了联盟吗?”马瑟洛看着查尔斯,小尝了一口酒。

    这酒并不算佳酿,是从武者阵营那边买来的,利用他的职权买来的。

    不过即便不算好喝,可是这依然非常珍贵。

    马瑟洛在查尔斯的面前,并不掩饰自己的目的,甚至是自己的动机。

    “在联盟的舰队出现之前,我从来没想过投降武者阵营,或者是背叛联盟,因为我时刻铭记着自己的身份,我是联盟的军人,我不向任何人效忠,可是我忠于职守,所以在过去的四年多的时间里,我一直在坚持着,哪怕我知道,这根本就是一场毫无胜算的战争,我依然在坚持,你应该知道,我有的时候几十个小时不眠不休,只为了想出一个办法,我可以骄傲的对任何人说,我无愧于我的身份,我没有对不起任何人,也许我打了败仗,可是你也应该明白,换任何人来主持这场战争,结果都一样,可是我让长河舰队苟延残喘的拖延了四年的时间。”

    马瑟洛从来都不是那种感性的人,也不是那种会喋喋不休的抱怨的。

    哪怕是在最艰难的时候,哪怕是压力最大的时候,他也只是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发狂的砸东西。

    可是当他从房间里出来后,他又恢复了那个铁血元帅的身份。

    他从不会将自己的恐惧或者慌乱,展现在自己的下属面前。

    他永远是那个最为冷静的上司,他是所有人最为坚实的依靠。

    “可是你还是选择了背叛,不管你过去有多努力,都无法改变这个结果。”

    “你错了,我没有背叛,我现在只是想要自己和长河舰队的战士活下来,难道我连生存下来的权力都没有吗?联盟放弃了我,难道我还要接受联盟安排的命运?长河舰队里一共一千六百万个人,难道要他们和我一起,接受着联盟安排的命运?”

    “可是,因为你的放纵,已经有很多人死于暴乱中了,现在长河舰队内人心惶惶,你就是这样帮他们活下来的吗?”

    “我也希望能够不费一兵一卒,大家能够统一思想,可是这不可能,有人支持就有人反对。”

    “你本可以有更稳温和的方法。”

    “那颗恒星杀手最多不超过四个月,就会和太阳撞在一起,也许你不明白恒星杀手是什么东西,可是那个东西,能够将方圆两百亿公里内的一切物质和生物都摧毁,你觉得我有那么多的时间,让所有反对的声音都消失吗?”

    温和的方法,就意味着需要更多的时间,以此来循序渐进的改变长河舰队其他人的想法。

    可是长河舰队没那么多的时间,那颗恒星杀手已经在引力的影响下,越是接近太阳系边缘,速度就越快。

    所以马瑟洛没那么多的时间,给那些反对者洗脑,他需要的是更直接,更粗暴的方法,直接把所有人都摆在一个生与死的位置上,直接让他们选择。

    要么等死,要么就投降武者阵营,然后寻求武者的庇护,或者是寻求那个人的庇护。

    第十天,骚乱继续扩大,整个长河舰队都处于人心惶惶中。

    悲观的情绪在不断的蔓延着,有人在等死,有人则是提出,向武者阵营的那位神求助。

    求助?凭什么求助?

    他们是敌对关系,人家为什么会救长河舰队?

    救了之后呢?难道长河舰队再反过来给武者阵营一枪吗?

    不过在这之中,还有一个极小的声音,向武者阵营投降,归附到武者阵营中去。

    这样,武者阵营的神就没理由再拒绝他们的求救了。

    不过这个声音还是太小,毕竟长河舰队中大部分人都还对武者有所排斥。

    而且大部分人都觉得,即便是武者阵营的神,也无力阻止,武者阵营同样没能力解决,甚至连自保都没办法。

    可是这个声音正在不断的加大,随着时间的推移,长河舰队距离死期越来越近,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把希望寄托在武者阵营里的那位神的身上。

    甚至,已经有战舰中的战士,开始尝试联络武者阵营,希望能够投降。

    可是武者阵营给出的回答是拒绝,态度非常的坚决。

    ……

    “校长,武者阵营居然拒绝了,这太奇怪了,他们这些年的部署,不就是为了让我们投降他们吗?他们为什么要拒绝?”

    “因为那些试图投降的战舰,都属于私人意向,他们无法代表长河舰队,就如同我们在等待时机,他们也在等待时机,这时候接受那些战舰的投降,并不能让他们全心全意的忠诚于武者阵营,那个神要的不是一群奴隶,他是需要同伴,要的是战士,时间拖的越久,倒计时越是接近,我们的士兵越是惶恐,那么将来对武者阵营就越是忠诚。”

    “那么我们什么时候表态?”

    “我们也需要等待,等到最后一刻,等到大部分人都已经彻底绝望了,那时候内部的反对声音也会是最小的,然后我们再公开的提出投靠武者阵营。”

    马瑟洛比任何人看的都要清楚,哪怕是在这种时刻,他依然冷静的分析着局势。

    甚至是站在对方的角度去分析问题,其实他们都在等,等待着时机的到来。

    不过就在这时候,一个消息传来。

    第四个试练场开启了!

    长河舰队的人都是满脸的惊愕,这种时候,武者阵营居然还有心思开放第四个试练场。

    这时候都已经是生死攸关的时刻了,哪怕他们挡不住,至少也能离开吧?

    如果他们要离开的话,没有人能够阻止他们。

    不同于内乱不断的长河舰队,武者阵营几乎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事实上武者阵营也早早的知道了有一个巨大的天体,正朝着太阳系冲进来。

    可是大部分人却都像是没事发生一样,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校长,我们要不要组织人手,参与到第四个试练场去?”

    “不需要,如果谁愿意参与的话,就让我们的战士自己决定好了,不需要主动去组织,如果我们组织的话,反而会给内部一种不好的信号,会让他们错误的以为,我们已经想到办法了,这时候最好的选择就是什么都不做。”

    “可是,如果我们不在初期参与到第四个试练地,以后再想追上去,就会变得非常的困难,就如同第三个试练地一样。”

    “如果我们将来加入武者阵营,到时候你觉得我们会落后谁?大家不再是敌人,而是战友,所以无所谓谁领先谁,谁又落后谁。”

    “那我们就什么都不做吗?”

    “不是什么都不做,把第四个试练场开启的消息扩散出去。”

    “这又是为什么?”

    “第四个试练场开启,就是武者阵营给我们的一个信号,告诉我们,他们并不怕即将到来的危险,他们有能力面对并且解决危险,而这个消息也能够让我们内部,那些正在犹豫不决的人更多的信心。”手机用户请浏览m.biyan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