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军事架空>重生之温婉> 二百一十二:悲伤(四)
    这会王妃几个匆匆赶过来,王妃看着郑王,心里暗暗惊奇温婉的小提大做了。..  虽然做工精巧贵重些,料子也难寻,但又不是找不着,如果真碎了,再找上好的玉石做过就是了。怎么可以什么都不说,拿着东西就走了。这要传扬出去,还以为她跟郑王府里存了多大的矛盾呢,跟王府关系僵硬了呢!对她,对王爷,可全都不好。这孩子,没有一点大局观念。

    这孩子,真是不懂事。看来,这孩子还真是被皇上跟王爷娇惯坏了。所以说,孩子就是不能娇惯,否则就不知道轻重了。而且瞧着温婉的样,就知道不是个好说话的主。王妃看着温婉有些头疼。本来温婉被宠坏了没关系,大不了她小心哄着顺着就是,可问题是,也不知道思聪今天吃错了什么药,偏偏就惹上了温婉。这才第一次见,就闹出了这么一出,万一让温婉对郑王府的人存了厌恶之心。再想打好关系,可就难了。而现在,王爷又需要郡主的助力。郑王妃是真的头疼了,而且看着王爷盛怒的样子,今天的事情,看来不回善了。

    “怎么回事,谁把棋盘摔坏的。”冷喝一句,众人心头一凉。王妃言简意赅地把过程说了一遍。

    “父王,我真不是有意的,当时脚下一滑,就倒了过去。父王,我真不是故意的。”思涵看着父亲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得哭起来了。

    “不就一棋盘吗?虽然难得,不过舅母一定想法子再找过一块好玉,再做过一副。不要哭了,再哭就是大花猫了,就不漂亮。”王妃慈爱地哄着温婉,当成一个需要安慰的小女孩一般哄着。边说,边从袖子里取拿了帕子,想给温婉擦着脸上的脏东西。

    孩子的嗅觉是非常灵敏的,特别是温婉,上辈子在那样的环境,养成了非常敏感的性子。后来还是出国身边的人性格都开朗,对她也好,才没有让她得自闭症。而她上辈子在温家六年,别的还不说,但察言观色那绝对是一等一的。一听,就能听出晚妃口气中有着丝丝的不满。那言语中,好象她小题大做,侍宠生娇一般。好象她特意闹得大家都不好过,提心吊胆。这意思就是,她被她们弄坏了心爱的东西,不能生气,生气还是错的了。

    温婉想到这里,心里非常恼怒。在宫里,她得提起所有的心思堤防贤妃跟思月。本以为来到郑王府,能跟她们打好关系,能大家一起和睦相处。不说其他,至少在温婉的心里,郑王府也是她的另外一个家。可是现在。这个想法被彻底打破了。

    想到这里,温婉面带凄笑,看来不管上辈子还是这辈子,她都不是一个讨人喜欢的人。所以很自然的,她面对王妃的亲腻之意,往后退了一步,王妃的手悬在半空之中。尴尬之极。温婉却是好象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扫了王妃的面子,想从郑王手里接过棋盘,回家。

    这会,她心里愤恨得连郑王的面子都不给。她这是招谁惹谁了,她好心好意来拜访,想跟她们打好关系,想要来跟舅舅下盘棋。她们撞坏了自己的棋盘,好象错的还是她。既然如此,那她还要留在这里做什么。温婉心里很愤怒,但是又不能当着郑王的面发泄,这样会扫了郑王的面子。不过这样的地方没,不呆也罢。但是她这样的举动,其实是扫了在场所有人的面子。都这样了,还有面子可言吗?

    “做过一个?你说的轻巧。你知道这棋盘有多珍贵吗?这可是天下排名第六的宝物玲珑棋盘,是当年番邦进贡给太祖爷的圣品。这玲珑棋盘乃是用一块最上等的和田玉,请了当时天下有名的巧匠精心雕刻三年。又请了当时天下最著名的书画大家提的字,天下就此一具,再没有了。现在碎了,就再也找不到与之一样的。就算能找到好的暖玉,也找回当年的巧匠跟名家。”郑亲王异常恼火地呵斥着。一手却是拉着温婉的手,不让她走。

    温婉听了,低着头,没有再说话。其实,就算再有一模一样的,就算是一模一样的棋盘,也不是她喜欢的那副了。碎了的东西,再也补不回来了。再补不回来了。

    在场的人面面相觑,天拉,竟然是如此珍贵的东西。这还真不知道。都望向了思聪跟思涵。

    温婉则低着头,什么都没说。这里所有的人都不喜欢她,她感觉得到的。所以,她也不想呆在这里,想回去了。要不是郑王拉着她,她早就走了。她们不喜欢她,那就不喜欢好了。她也从来没要求所有的人喜欢她。她自小就知道,她不是一个讨人喜欢的孩子。长大了也不是一个讨人喜欢的人。虽然她不知道什么原因,虽然她一直都很乖巧懂事,但就是不得人喜欢。既然如此,她也不再奢望。

    “从今天开始,在佛堂抄一年经书,一步都不许出来。一年后,如果一个字不过关,全部重新抄过。”郑亲王严厉地说着。

    “王爷。”王侧妃急了,这个惩罚,是不是太过了。

    “父王,是姐姐推了我一把。要不然,我也不会差点摔倒,也不会撞到了温婉表姐的。父王,不关我的事。”思涵非常委屈地说着。她真的很无辜,为什么要受这么严重的惩罚。

    “思聪?也一样进佛堂抄一年经书,不许出佛堂一步。”郑王的话,在王府里,就跟皇帝的圣旨一般,每人能违抗。

    思聪听了,恼恨万分。自己才刚到京城半个月都不到,正要结识人的时候,被关了。传出去,该多难听。思聪恨恨地瞪着温婉,都是这个人,要不是她,她又怎么会被罚抄经书。可思聪见着父王吃人的眼神,转过头来,哀求地看着冯侧妃。冯侧妃则是抿着嘴。

    “谁要说情,一起去。”郑王冷漠地加了句,就再没人敢说一句话了。温婉则一直低着头,什么都没说。

    “吃过饭再回去吧!”看着沉默不语的温婉,郑亲王心酸涩不已。

    他还没看见过温婉对什么东西在乎过,一百多万的银子眼眨都不眨一下捐了。平常也是总着素色的衣裳,不大爱装扮。虽然嘴上说爱钱,实质却并不爱钱。而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他都没见过温婉露出这样的神情,没有跟他诉说一句苦。对着他,也都是笑呵呵的。可是如今,如今却是为了这个棋盘,这么悲伤。郑王心口有些疼。

    温婉摇了摇头,表示着,要回家。最后郑亲王耐不过温婉的坚持,就让她回去了。看着外甥女孤寞的身影,郑亲王突然觉得特别的刺眼。不过,温婉很快就钻马车里,也看不着人了。

    郑王环顾一圈之后,看着神色各异的人群,思聪脸上还有愤恨的表情;思涵很是委屈的样。而他们的亲娘都站在一侧,虽然极力掩饰,但看得出来,心里很不舒坦。就连王妃,也是一副吃惊不已的样子。

    郑亲王看着众人的表现,只觉得满嘴都是苦涩,这个孩子这么敏感聪慧又多疑,应该是看出来了吧。温婉之所以这么悲伤,不是因为棋盘摔坏了而难受,而是为着他们要把她的棋盘摔坏而伤心。这个孩子这么敏感聪慧,定然是知道了。否则,哪里会这么伤心,这么悲痛的。想到这里,心猛地下沉,大跨步追了上去。留下一地心思莫名的人,有的嫉恨,有的在那幸灾乐祸。

    “那孩子……”王妃对于温婉连她都排斥在外,心里很愕然。她对这孩子的态度很好,真真的有把她当成自己的亲闺女一般看待的呀!怎么会连她都排斥在外呢,她真是想不通。

    而其他两位侧妃却是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再望着越来越远的王爷,面上不显露,但是心里,却又重新估算了温婉的地位。

    “王爷。”马车听了,夏影一掀开车帘,就看见了郑王,有些吃惊地叫着。郑亲王挥了挥手,夏影识趣地下去了。

    “舅舅知道,让婉儿受委屈了,你放心,舅舅回去,再重重责罚他们,为你出气。”抱着温婉万分心疼地说着。

    温婉听了抱着郑亲王的胳膊,刚一直强忍的眼泪,这会再也止不住,掉了出来。她也想去对身边的人好,也想跟她们融洽相处,跟一家人一样。可是,为什么她们就是不喜欢自己。这只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他们就对她这么排斥,这么厌恶她。排斥厌恶也就算了,为什么就看不得她好呢!

    她也想有爹疼有娘爱,可是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她就是个没人疼的可怜孩子。上辈子一岁多时被粗心的保姆丢了,六岁的时候因为她父母双亡。这辈子母亲早逝,父亲无良,后母恶毒。这些她都无所谓,不管上辈子还是这辈子,她都遵从了爸爸妈妈的临终遗愿,尽量开心快乐地过好每一天,可是,为什么就是有那么多无可奈何的事情。为什么想要活得开心快乐,就那么难。

    她真的不懂,为什么,为什么她们所有的人就一定要她过不得好,她过得不好她们又能如意什么。温婉这时候是真的哭得很伤心,她真的想不通,为什么,她到底哪里招人这么厌恶与仇视了。

    今天上线一看评论,被骂得提无完肤。本来满肚子的话想说,但是想说的时候,反而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最后还是决定,保持沉默,埋头码字。最后说一句,今天晚上有加更。再有几章,这第二卷就完结了。

    .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