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其他小说>网游之剑刃舞者> 第二千七百一十七章,隐情
    乌撒回到了自己曾经的屋子,一百多年来,乌木总会定时地过来打扫修缮,始终让这座房子保持着当年的模样,如今乌撒抚摸着家中的东西,脸上满是怀恋之色。

    将一件件家具抚摸了一遍,乌撒回过头,满脸笑容地望向乌木道:“麻烦大哥了!”

    “不麻烦!”乌木笑道,“每天过来打扫一下,挺好的。”

    “这种时候就不要说这种无聊的话了!”玄冥干脆地拉着林铮一块坐到小厅中的桌前,“有什么话就坐下来慢慢谈!”

    乌撒笑着点了点头,“乌撒太久没有见到这些熟悉的东西,让大家见笑了!”

    “见笑什么啊!你有这样的反应,也只是人之常情嘛!”不过说完之后,林铮倒是露出了迟疑之色,继而望向乌撒道:“对了乌撒,当初在英灵殿见到你们的时候,你们好像说过,你们已经被希露召唤了几百年了?”

    “好奇的是这个吗?”乌撒哑然而笑,和其他人一块坐下之后,这就说道:“这个其实并不是什么复杂的事情,希露小姐掌握着英灵殿,应该比较清楚才对。”

    然而希露却摇起了头,神色茫然地说道:“我不知道啊!掌管了英灵殿之后,我只知道怎么用英灵殿召唤英灵,但是召唤过来的英灵是什么状况的话,我可就不清楚了!”

    “原来如此,希露小姐也不完全明白吗?”

    “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玄冥好奇地问道,按照句芒部落这边的历史,乌撒不过只是阵亡了一百多年而已,怎么就能在英灵殿待了几百年了?!

    “事情非常简单的大神。”乌撒解释道,“英灵,并不是哪一个时间段的存在,而是被镌刻在整个天道历史长河中的某一个印记!换一种更简单的说法,只要天道所记载的历史中存在某一个英雄,那么不管这个英雄身处哪一段时空,只要条件足够的话,都能被召唤出来,而我和查理曼那家伙,在被召唤的时候,便是属于未来的英灵,可惜,就算是从未来被召唤,我们也无法改变历史,历史的车轮,还是按照着原来的轨迹,不断地前进道现在!”

    在其他人听得感慨连连之时,希露却是两眼发光地惊呼了起来,“原来英灵殿还有这样的本事啊!我才知道!这样的话,只要我召唤一个未来的英灵,不是就能知道未来将要发生的事情了?!”

    有些沉闷的气氛因为希露这么一叫,顿时便缓和了开来,林铮笑着捏了下希露的鼻子,“知道又怎么样?你知道怎么召唤未来的英灵吗?再说了,就算让你知道了未来,结果历史该怎么样,大体还会怎么样,个人的力量想要和历史的惯性对抗,难度太大了!”想当初,林铮不过只是想要给青叶增加一点点知名度,结果都差点儿被天道接着罗睺的手给干掉,亏得自己的命还算是比较硬,危急时刻还有老丈人尤格前来帮忙,不然可就真完蛋了!

    乌撒也缓缓点头,“历史或许可以改变,但是想要改变历史,太难了!当初,我和查理曼想尽了办法,要将秘密传达给那个时代还活着的我们,可惜,全部失败了!不是因为我们的力量不足以将消息传达出去,而是因为每一次我们只要行动,就会招来天罚,天道,不允许我们去改变!”

    “说到你们想要传达的秘密……”玄冥抬头望向乌撒,“你们当初到底发现了什么?当年的死战,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玄冥话音一落,众人的目光便全落到了乌撒身上,尤以乌木的眼神最为热切,乌撒的死,这么多年来,一直让他耿耿于怀!乌撒是懂得大局的,所以乌撒绝对明白,他对句芒部落,究竟有多重要!到底是因为什么,让他最终和查理曼拼了个你死我活?!乌木很想知道!

    在大家的注视下,乌撒这就叹出来一口气,神色无奈又愧疚地望向乌木,“大哥!对不起,我给巫族丢脸了!”

    乌木虽然听得有些莫名其妙,却坚定地摇起头,“不要说傻话,你从来没有丢了我们巫族的脸,你是我们的骄傲,是我们的英雄!英灵殿既然能将你召唤出来,这便是最好的证明,连天道都承认你是英雄,哪里给我们丢脸了?”

    听着乌木坚定的话语,乌撒脸上不由露出来一抹欣慰,却又很快无奈地摇了摇头,“可是大哥,我教出来了一个坏蛋,一个大坏蛋!差点儿,整个部落就葬送在那个大坏蛋手上了!”

    林铮等人听得神色便是一愣,教出来一个坏蛋?乌撒不是只有一个弟子么?而那个弟子,应该已经被查理曼给干掉才对啊?

    看了下众人的表情,乌撒苦笑道:“大哥,难道你就不觉得奇怪么?查理曼当时辩称,他是因为将佐玛看成了凶兽,这才失手将佐玛给杀了的!当时我们都被愤怒冲昏了头,现在冷静下来想想,你觉得,查理曼那种实力的人,需要用拙劣的谎言掩饰么?如果他真的是故意杀死佐玛,那么他绝对不会辩解,他是帝王,更是无敌的强者,用谎言欺骗我们的话,对他自己都是一种侮辱!”

    听完乌撒的话,乌木顿时神色骤变,丧失至亲的哀痛与仇恨,让他的睿智受到蒙蔽了,这些年来,乌木一直想着如何向查理曼帝国展开复仇,却让他因此忽略了当年的种种疑点!乌撒说得没错,能与他同归于尽的查理曼,他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这样的强者,怎么会用经不起推敲的谎言来欺骗他们呢?!而既然查理曼所说的一切不是谎言的话,那么正好出现在查理曼面前,并且被当成了凶兽的,乌撒的弟子佐玛,就极为可疑了!

    “当时我们和查理曼的关系极为紧张,战争一触即发!在英灵殿,查理曼向我坦言,当时他的确只是想要过来找我们讨要一个说法而已,因为他也知道,一旦战争爆发,对我们双方来说都是一场灾难!”说着乌撒便叹了口气,“佐玛也很清楚这点,他更清楚自己在我们心目中的地位,只要他出了事儿,我们不论如何都难以按捺住怒火,结果就是我们,没能按捺下火气,彻底和查理曼闹翻!”

    “那个小畜生——!!”乌木愤怒地低吼了起来,从来都是团结一心的巫族里面,竟然出现这种欺师灭祖丧心病狂的混账,一想到因为这个混账,乌撒连命都丢了,乌木便恨不得立刻将那个小畜生碎尸万段!!

    乌撒拍了拍激动的乌木,“有些事情,活着的时候被愤怒所蒙蔽,看得不够真切,死的时候才明白,原来自己竟然成了别人手上的棋子,想想还真是挺讽刺的!”

    玄冥的神色也不好看,族群里面竟然出现了叛徒,连自己至亲的师傅都能动手害死,这种事情,身为巫族大神的她,是绝对无法容忍的!

    “那个小畜生现在在哪儿?!”

    玄冥话音一落,乌木便道:“当初便将他安葬在祖陵那边,想来那小畜生定然是诈死躲了起来,说不定现在还藏在祖陵那里!”说着便准备起身,迫不及待地想要冲去祖陵那边掘开佐玛的陵墓!

    但乌撒却按住了大哥的肩膀,摇起头道:“不用去了大哥,佐玛不在那里!”

    “你怎么知道他不在那里的?”

    乌撒望向提问的林铮,认真道:“因为查理曼临死前,看到了佐玛!”

    当查理曼看到佐玛的瞬间,一切便都明白了!所有的一切,不过被设计好的陷阱,而他和乌撒,就是那两头钻到陷阱里面的蠢货!濒死中的查理曼满脸自嘲地努力睁开眼,果然看到了“死而复生”的妃子,她从来没有死,只是躲到了自己的影子中,将自己变成了她手中的傀儡。

    “这两个人固然可恨,不过说到底,他们也不过是别人手中的棋子而已,这是我和查理曼在英灵殿中所得到的结论!”望向诧异的众人,乌撒接着说道:“首先,两个世界的的壁垒,就崩溃得非常可疑!诸天万界游离于鸿蒙之中,但是世界之间是拥有排斥力的,这也是每个世界自我保护的一种力量,以避免和其他的世界碰撞到一起,所以,如果没有外力的影响,我们两个世界决绝不会碰撞到一块!如果说这一点还可以用巧合来解释的话,那么我和查理曼的最终之战,就完全无法解释了!不论是我还是查理曼,我们都知道,各自对于族人的重要性,绝对不会为了那种没有胜算,拼个你死我活!但是我们还是打了起来,拼尽全力地,不断地想要将对方置于死地!”

    “这种事情,杀红眼的话,不是很正常的么?”

    “不正常!”乌撒摇起头,“我们当时的状况非常奇怪,忽然间就对对方充满了杀意,并不是在交战中杀红了眼造成的!心智虽然没有受到影响,但毫无疑问,那一场大战中,我们两个人的理智,都被遏制了!想要影响到我和查理曼的理智,光靠佐玛和那个妃子是绝对不可能办到的,这点我和查理曼非常的肯定!一切都在说明,在这场阴谋的背后,还藏着一个人,我们甚至怀疑,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个人策划的,并且计划远在两个世界碰撞到一块之前,就已经开始准备了,不然的话,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两个身处不同世界的人,怎么可能那么快就勾结在一起的?!”

    “听你这么一说的话,恐怕还真有隐藏起来的第三者。”林铮皱着眉头道,“不过那家伙的目的是什么?”

    “谁知道呢?”乌撒摇起头,“如果我和查理曼当初的战斗不是那么激烈的话,现在大概就能知道原因了!可惜……”说着,乌撒便是一阵冷笑,“那家伙大概也没想到,我和查理曼的战斗会造成那么严重的后果,导致两个世界再次被隔离开来,两个世界无法再沟通,后续的计划也就走不下去了。”

    “这么说,竟然还是因祸得福么?”乌木苦笑了起来,虽然不知道佐玛那个小畜生想要进行的阴谋是什么,但用脚指头想都知道,连部落都背叛了的家伙,还能对部落干出来什么好事儿?!如果不是乌撒和查理曼造成的死境将佐玛阻挡在部落外面,恐怕句芒部落早已遭了佐玛那小畜生的毒手了!

    “那个混账东西!!”玄冥恨得一阵咬牙,勾结外人背叛部落,巫族自诞生以来,从来都是一条心的,在此之前,从未出现过一个叛徒!而现在,这值得令整个族群骄傲的荣耀,却被佐玛打碎了!佐玛的背叛,让巫族的荣耀,蒙上了一层阴影!一想到这儿,玄冥便怒火中烧,“我绝对不会放过那个小畜生的!!”

    “先消消气吧!”林铮捋着玄冥的背说道,“那家伙又不在这儿,咱们现在再怎么生气都没用,要是再把自己给气出来一个好歹,那就太亏了!”

    闻言,玄冥这就没好气地白了林铮一眼,“我都快气炸了,你竟然还这么淡定的!”

    “不然呢?”林铮好笑地说道,“当年乌撒他们就是因为气过头,所以才掉入了别人的圈套里面,现在你还准备重演一遍么?”

    乌撒也点头道:“一平说得对!现在并不是生气的时候,想要发泄怒火的话,等将来见到佐玛他们,再说不迟!而且比起生气发火,我们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做!”

    “吃饭吗?”希露冷不丁地冒出来一句,听得原本带着火气的玄冥和乌木都笑了出来,这种时候这傻丫头是怎么和吃饭联系上的?唔——不过在希露的心目中,吃饭的确是相当重要的事情呢!

    看着林铮宠溺地抱紧希露,乌撒一脸笑意地说道:“吃饭的话,的确挺重要的,不过不是这个,是其他事情。”说着便望向乌木,“我怀疑,佐玛已经在部落中布置了巫术,以他的力量,如果想要对付部落的话,只可能是用这种把戏了!所以当务之急,便是对部落所有区域进行严密的排查,排除掉任何威胁的可能性!”

    乌木神色严肃地点了点头,乌撒的担心是对的,事关整个族群的安慰,这种时候,不得不谨慎对待!才点完头,乌木便看到狄达哥几个年轻一辈,在门口探头探脑的,乌撒可是部落的大英雄,像狄达哥这一辈人,可都是听着乌撒的传说长大的,在他们心目中,乌撒的伟大程度,甚至可以和远古的大神们相媲美,如今心目中的偶像竟然回来了,说什么也得近距离地瞻仰一下才行。

    一看到狄达哥等人,乌木便没好气地笑了出来,这些个小家伙啊!“狄达哥!”

    “到——!”大叫一声,狄达哥便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身后的几个年轻人赶忙跟着蹦出来站在狄达哥身后,眼睛却不断地朝乌撒那边瞟着。

    看着这些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乌撒便露出了宽慰的笑容,还好,除了佐玛那个狼心狗肺的叛徒,他的部落,还是一如既往的纯洁!当下,乌撒便说道:“你叫狄达哥是吧?”

    “是!是的大长老!”狄达哥兴奋地点头道,话音一落,身后的伙伴立刻便迫不及待地自我介绍了起来,昨天执勤的巫玛和佐亚,也赫然在列。

    听着众人的介绍,乌撒很是高兴地连连点头,“好!好!都是好孩子!”被夸奖的狄达哥几个,顿时便傻笑了起来,能被自己的偶像夸奖,对他们来说是巨大的满足!这时乌撒便接着说道:“孩子们!现在我有个任务要交给你们!”

    任务?!听到乌撒的话,狄达哥几个一下兴奋了起来,“请大长老尽管吩咐!不管是什么任务,我们都一定会做好的!”

    “恩!我相信你们!”乌撒笑道,“那么听好了孩子们,现在就去组织起部落中的年轻人们,对咱们进行全面的排查!只要咱们活动的区域,都不要放过!”

    “没问题长老!”巫玛拍着胸脯保证道,佐亚则追问:“大长老,我们要找什么呢?”

    闻言,乌撒这就将他们都看了一遍,佐玛的事情,不能隐瞒,他的阴谋极有可能威胁到族人的安全,隐瞒佐玛的事情,那是对族人安全的不负责!当下,乌撒收敛了脸上的笑容,认真地说道:“有件事,你们都应该需要知道了!”

    看得乌撒神色严肃,狄达哥几人也跟着认真了起来,站直了身子准备聆听乌撒的教诲。很快,便听乌撒说道:“我们部落,出现了一个叛徒!”

    这消息对狄达哥他们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怎么可能?!巫族里面怎么可能会出现叛徒?!如果是别人说的,他们肯定不会相信,但话是从乌撒口中说出来的啊!谁?!到底是谁?!

    “那个叛徒,便是我曾经的弟子,佐玛!”乌撒再次扔出来让狄达哥他们震撼的话,而后没等他们消化好,便接着说道:“佐玛对我们部落有着巨大的威胁,当年他便阴谋挑起了我们和查理曼帝国的战争,虽然现在他被挡在查理曼帝国那边,但是我们谁也不知道,他在我们部落中,还留下了什么威胁!所以了孩子们,你们的任务,便是将他可能留下来的东西,全部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