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都市小说>地府淘宝商> 第七百四十七章:龙虎卫副帅武装
    消息发了出去,宁昊等到眼皮打架也没等到一个字的回复。

    他忙了一整天,精疲力尽,终于靠着枕头睡死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他被一个微弱的声音召唤,又回到了那个无尽淡蓝的世界里。

    “宁昊,宁昊……”

    随着视线转向这微弱的呼喊,宁昊只看到一尊淡淡的神祗影像出现在不远处。

    这影像就像一团材火烧尽留下的烟灰,看上去灰头土脸,只依稀能看出是天齐仁圣大帝的分身。

    “大帝爷,你咋混成这副模样了?”

    那虚影晃了两晃,看上去越发衰弱,

    “三天前我真身被李天王收进了七宝玲珑塔,这一丝分身神识好不容易留在了外面。我的时间不多了,片刻后就会消散。亲徒儿你别说话,我教你如何救我。”

    宁昊翻了个白眼道,

    “三天前你被收的时候,分神就在外面,为什么不第一时间来找我?”

    虚影再次晃了晃继续道,

    “亲徒儿啊,我这三天九天十地去了个遍,找了数百佛道魔至交好友,连上九天都去了一趟。都是白眼狼啊,没有一个愿意帮我出头。上九天空冥老祖居然也推说这是天界的事,让我去找玉帝打官司。想来他肯定是收了李天王那孙子的好处……哎,现在只剩下亲徒儿你能给我一线生机了。”

    宁昊头皮发麻,只觉身心凉透,凄然道,

    “大帝爷啊,你从来没叫我叫的如此暧昧,想必也是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如果真如你所说。那真是李天王和赵文和勾结,要颠覆这三界规则。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你是玉帝那伙的,当然要被他们清洗。”

    说到这里,他凌厉瞪向天齐仁圣大帝虚影,

    “师父,你老给我说句实话。地府乱成这样天界都不闻不问,现在玉帝是不是也被李天王那孙子给软禁了?”

    虚影再次晃动,急切道,

    “没错没错,亲徒儿,我时间不多了,你别打岔。地府十八层有条地下金河,诛心剑就藏在金河尽头处的瀑布之下。你身上的阎王驱尸令再厉害,也是诛心阎王令。那诛心剑是法宝之本,只有得到他才能与赵文和抗衡,也才有偷出七宝玲珑塔的机会。”

    “七宝玲珑塔平时李天王带在身上,只有夜宿他干女儿白鼻玉鼠精宫殿时才会放下。你千万记住要在那个时候偷出宝塔,把为师的法身放出来啊……”

    说到这里,那虚影颤抖一下,烟消云散,宁昊直接从那无尽的淡蓝空间里脱身而出。

    “别急啊,你给我八卦清楚,李天王不是有老婆吗?怎么又夜宿干女儿的宫殿?”

    宁昊伸手去抓天齐仁圣大帝的虚影,整个人陡然坐起,眼前只一片昏暗,只看到窗外工地上连夜施工的灯光。

    “难怪大帝爷没有回地府主持公道,原来他自己都被天界的叛逆逮捕了起来。”

    他摇头叹气,披了件衣服走到窗前。

    现在三界乱成这样,自己最牛逼的关系无非是大帝爷和玉帝那痴情种。没想全部沦落到要靠自己去搭救的地步。

    想想自己连去个地府都要想尽千方百计,别说去天界执行拯救任务了。

    大帝爷分身在三界晃荡了整整三天,都没来找自己。他不是看得起自己,而是实在没有办法可想了,才会破罐子破摔找自己,死马当成活马医。

    什么亲徒儿啊?

    自己一个连人界都没混明白的小角色,突然要担负起拯救三界,维护整个宇宙和平的任务,实在是压力山大。

    “先不管这么多,弄死赵文和那个龟儿子给虎青橙报仇再说。”

    想起对自己情深义重的虎青橙,已经在赵文和手里魂飞魄散,宁昊胸口又是一股一股撕心裂肺的剧痛。

    掏出手机,翻开地府淘宝刷屏团,点出嫦娥头像。

    看到依然没有回复消息,他决然在对话框输入,

    “嫦娥姐姐,求你帮我给雨仙子带几句话,我下次送你三个疗程的幽冥玻尿酸。”

    消息发出去,立刻得到叮一声回应,

    “对方已经把你拉入黑名单,你的消息对方无法收到。”

    宁昊只觉胸口发闷,手机差点落到地上。

    连嫦娥都不敢再跟自己有半点联系。这样看来,天界真的已经风声鹤唳,玉帝一系是真的垮台了。

    “单颋不是跟李天王老婆关系很好吗?想来她应该没事。李天王现在在天庭权势滔天,她应该能量很大才对。”

    自言自语完,他又想起天齐仁圣大帝说起李天王和干女儿的事,又一声长叹。

    “李天王这逼一朝得势语无伦次,还没坐正位置就开始搞三搞四,看来天王夫人迟早也是玉帝老婆的下场。单颋跟她是好朋友,迟早也会被连累。”

    抓起胸口战神之泪,宁昊在神识里对七宝阎王令下达指令,

    “别睡觉,给老子醒醒。现在战神之力你有机会吸收就给老子疯狂地吸。玉帝和苏清浅看来是靠不上了,一切只能靠自己。你要是不想办法让我们强大起来,就等着跟老子一起魂飞魄散吧。”

    七宝阎王令沉痛回应道,

    “主人啊,我看你最近撒尿发黄,想来是急火攻心,燥热引起内分泌紊乱。但你急归急,别对我乱发火啊。我和你一样渴望强大起来。但战神之力不是红翡缘背后那条小巷子里的姑娘,想要就能要。这得天地应和的机缘才能疯狂吸收。现在我一直没停啊,一年两年也只能吸收三五点,跟没吸收一个样子。”

    “握草,从阎王驱尸令变成七宝阎王令之后,你小子现在是不是有点飘了?主人让你做什么你回答就是,啪啦啪啦这么多话!到底老子是主人还是你是主人?”

    宁昊本来就心情郁闷,被阎王令这一通抢白顿时鬼火乱冒,开始进行严肃的整风教育。

    阎王令在他的淫威之下终于收敛了一些,弱弱道,

    “当然你是主人,我只是给一点忠诚的建议而已。”

    说到这里,神识里阎王令的声音突然拨高了几度,

    “主人,那个傻大个灵昆回来了,你快去找他想办法练凌天军吧。个人的能力有限,但群众的力量是无穷的。加油主人!”

    宁昊抬头朝窗外看去,晨曦中的后院里,灵昆那高大的身影果然出现在花架旁。

    微光里灵昆手里握紧紧着把造型极其霸道的尖枪,长枪朝天竖起,尽头处一只窄小金龙龙头金光闪烁。

    一截殷红的枪尖从龙口处凸出,明明灭灭闪着刺眼寒光。

    他迎风而立,目光死死盯着重新填满炼器炉的湖水,任由露水打湿了衣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