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军事架空>浴血抗战> 第五章 怒火
    战士们心里燃烧的那把火,那把怒火,是必须要用敌人的鲜血才能扑灭的!

    第五章怒火(本章免费求月票)

    “轰!”的一声巨响,飞机带着炸弹重重地撞在了军舰上,随之而起的就是一连串的爆炸和腾空而起的火光,虽说这飞机带着炸弹还是无法将军舰击沉,但它也因为这次自杀式袭击而遭到重创,尤为严重的是军舰的炮台……于是它的对陆地的炮火增援很快就停了下来,远远看去整支军舰上到处都是忙着灭火的日军,偶尔还有一些被点着的日军惨叫着往江水里跳……

    “好!”

    “空军兄弟打得好!”

    ……

    看着这一幕战士们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纷纷从掩体中跳了出来高声欢呼。

    应该说他们这时候站起来是不合纪律的,咱们潜伏在这里是为了对码头的小日本发起突袭,这么一叫不是都让小日本给发现了吗?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咱们对码头又是飞机又是大炮的,只要小日本不是傻瓜那都知道我们这下是以码头为目标了。所以教育长也没有制止他们,毕竟在发起冲锋之前,我们的确需要某件事来激起战士们的血性……

    “突突……”几声,这时天空中再次升起了几枚信号弹,于是教育长一挥手枪就朝我们叫道:“弟兄们!找小日本的算帐的时候到了,杀啊!”

    “杀啊!”

    “冲啊!”

    ……

    战士们本来就有心与日军拼命,此时再被我军飞行员的英勇行为一激,个个都奋不顾身的抓着步枪往敌人的据点冲去。

    “哒哒哒……”一阵机枪声很快就响了起来,我军刚才那顿炮火对我们来说虽已足够强大,但还是不足以摧毁日军的工事,日军很快就从炮火中反应过来并朝我们射来了一排排的子弹。

    鲜血飞溅,机枪子弹打在前方的战士身上发出了一阵阵令人的心悸的“扑扑”声,战士们就像是被收割的稻子似的一排排倒下,那掀起的血花被风一吹就朝身后的我们迎面吹来,就像下起了一场血雨染得整个世界都成了一片红色。然而这一切却并没有吓住战士们的脚步,他们依旧挺着刺刀踩着战友的尸体朝敌人冲去!

    在战场上人命就是这么不值钱,不管你是好人还是坏人,不管你是老兵还是新兵,有时为的只不过是在前方挡一挡子弹,为的不过是让身后的战友能够往前多冲一段距离,为的不过就是能将一颗手榴弹投往敌人的战壕……

    我得承认的一点是,这时的我害怕了,因为无论如何我都不甘心就这样默默无闻的死去,我甚至连对手的面都没有见着……如果这么死了,就算战士们跟在我身后冲了上去将小鬼子千刀万剐我也看不到不是?

    然而我心里怕虽怕,但双脚却像不受我控制似的没有任何停顿的往前迈……后来想起来,这或许就是一种群体效应吧!如果这会儿大家都在逃跑,那么给我十个胆我也不会往前冲,但其它人都在冲锋……我好意思撤退吗我?

    眼看着挡在前方的战士越来越薄,脚下的尸体却越来越厚,我那颗心就像是要蹦出来似的跳得飞快……我几乎就看到了自己被一连串的机枪子弹打成筛子的样子。

    然而就在这时,从对面打来的枪声突然就弱了下来,紧接着就是日军阵营里一阵阵手榴弹的爆炸声和喊杀声。

    那些喊杀声是中国话,于是我就意识到那是我军的战士已经成功的潜入了码头并及时加入了战斗。

    “弟兄们!”见此我不由朝战士们大喊一声:“三营的弟兄成功的杀进去了,报仇雪恨的时候到了!冲啊!”

    “冲啊!”

    ……

    此消彼长之下,战士们的士气再次上升到了一个新的层次,无数的战士就像潮水般的朝敌人碉堡涌了上去。

    都说人海战术没用,然而这话也不是绝对的,就像现在的我们一样,虽说因为装备太差不得不用人海战术冲锋,但在里应外合之下却能打个小日本措手不及。而且人海战术还有一个特点,如果敌人一个没防备让咱们一涌而上,那么结局似乎就只有一个——他们会死得很难看!

    这不?我军一冲进码头外围的围墙这场仗的胜负似乎就已经没有悬念了,战士们很快就四处分散开来将小鬼子的碉堡重重包围。日军的碉堡虽说又坚固火力又足,但最大的缺点就是死角太多,于是接下来的战斗,战士们要做的就是从死角靠近碉堡,然后拉燃手榴弹往里丢……

    “轰轰……”两枚手榴弹从我手中甩进碉堡里接着发出两声闷响,在听到里头的日军被炸得发出杀猪般的嚎叫时,我心里竟然没有半分的怜悯和不忍,相反还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

    这难道不是只有变态杀人狂才会有的心态吗?然而在这战场上却是那么自然的出现在我和战士们身上。这时的我们心里就只有一个想法:他娘的小日本,杀了我们那么多的弟兄,老子要你们偿命!

    “连长,这里有个铁门!”陈大力从后头转过来朝我大叫。

    “他妈的叫什么叫,马上给我炸开!”

    “是!”陈大力应了声朝后头一挥手,叫道:“炸药包!”

    很快就有一名战士将炸药包放在门前并拉燃了导火索。部队重武器的确是不多,但像炸药包、手榴弹之类的玩意还是不缺。

    不一会儿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铁门处就腾起了一团火焰。陈大力刚要带人冲进去却被我给拉住了……

    正在陈大力疑惑的时候,铁门处就“哗哗哗”的打出了一排机枪子弹……小鬼子也不是傻子,他们当然知道铁门是碉堡的弱点,所以在这架起一挺机枪准备着应该是很正常的事。

    见此陈大力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感激地看了我一眼后目光很快就闪出了浓浓的杀意,接着二话不说拉燃了手榴弹就往里头甩。

    也许有人会说这些手榴弹应该在手上停留几秒,那的确是不错,但我相信在这黑暗中而且还是在炸药包的浓烟中,小鬼子根本就无法发现那些手榴弹并及时的将其回投。

    果然,没过多久只听“轰!”的一声,碉堡里的机枪立时就被炸得没了声音,陈大力几个人不等我命令挺着刺刀就冲了进去,接着就是一阵刀刃入肉声和一声接着一声的惨叫……

    浓重的硝烟味和血腥味,等我走进碉堡的时候,看到的就只有满地的鲜血、尸体还有到处散落的弹壳以及枪械……所有的日军没来急喊投降就被战士们给解决得一干二净,或者也可以说……这些日军根本就没有投降的意思!

    这时我突然发现一具尸体轻轻地动了下……我想也没想就拔出腰间的手枪顶了上去,接着左手往尸体下一抓,就从里头揪出了一个人来。

    正当我想扣动扳机时却愣住了,不是我对敌人起了怜悯之心,而是因为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女人,一个衣裳不整表情麻木的女人,她甚至在我用枪顶着她脑袋时都不喊一声……

    “慰安妇”……这个词很快就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以前只是在电视、电影里看到过,但我没想到的是真正慰安妇却是这个样子的,她似乎已经不能算是一个人了,只能算是一个躯壳,因为我可以从她的眼神里看得出来,无论是什么痛苦发生在她身上她都无所谓,包括我扣动扳机让她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这或许对她来说还是种解脱!

    “中国人、朝鲜人?还是日本人?”

    我会这么问,是因为我知道在小日本军中被强征做慰安妇的,有来自朝鲜、日本、以及中国东北也就是日军口中的满州。

    女人没有说话,只是从眼中掉出了两行清泪……于是答案就很明显了,朝鲜女人和日本女人是听不懂中国话听不懂我在问什么的!

    我无言地松开了手,心情沉重地收起了手枪,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眼前的这个女人!

    她是我们中国的百姓,如果我们国家会强大我们当兵的能争口气,她们至于受到这种苦遭这种罪吗?

    碉堡里的战士们全都愣住了,最后还是老班长机灵,匆匆忙忙的从包里扯出一件军装给这名几乎就是全裸的女人披上。

    “这狗日的小日本!”陈大力似乎再也受不了这种压仰的气氛,抓起步枪就朝战士们叫道:“弟兄们!咱们跟小日本不共戴天,不死不休!找小日本算帐去!”

    “不共戴天!”

    “不死不休!”

    ……

    战士们端着步枪一个接着一个的冲了出去重新杀入了战场。我没有阻止他们,因为我很清楚一点,战士们心里燃烧的那把火,那把怒火,是必须要用敌人的鲜血才能扑灭的!

    上架啦!各位书友多多支持多多订阅,士兵在这里先谢了,呵呵!